卻給陳毅三百大洋並助其脫險不敢相信

1月
24
2020


分類:歷史
作者:施凡美


孺子牛
1948年的夏季,中原大地風起雲湧,在河南寶豐中原軍區政治部,劉伯承正在接見一位特殊的客人,此人微胖,但也自有一股軍人氣質,此人便是襄樊戰役中被我軍俘虜的國民黨軍第15綏靖區副司令官郭勛祺。

郭勛祺在國民黨軍中也是一個特殊的人物。他十七歲入川軍,二十六歲已升至旅長。1922年,陳毅自法國勤工儉學回國,在四川萬縣與郭勛祺結識,由於與陳毅來往密切,郭勛祺政治上逐漸傾向共產黨,與吳玉章、劉伯承等人也交誼日深。
1927年4月,陳毅暴露了共產黨員身份,去重慶尋找郭勛祺求助,郭勛祺讓陳毅在自己家裡住了一晚,第二天送給陳毅三百塊大洋和一套西服,並派副官和衛兵護送陳毅上船離開重慶。
1931年,郭勛祺被川軍將領劉湘起用,率獨立第二旅參加圍攻洪湖根據地的戰役,他與共產黨人最激烈的一次作戰,是在1935年1月,當時,毛澤東率中央紅軍到達貴州北部,試圖西進四川,然後北渡長江,與位於四川的紅四方面軍會合,蔣介石嚴令劉湘派兵入黔堵截,劉湘派郭勛祺率教導師第三旅進入貴州,當時中央紅軍要入川了,郭勛祺決定死打硬拼。
在此之前,中央紅軍從未與川軍交過手,川軍的兇狠令紅軍官兵記憶深刻,這一戰役史稱土城戰役。美國記者哈里森·索爾茲伯里的記述是:「到了上午十時左右,敵人顯然沒有倉皇潰逃。紅軍固然打得很好,但敵人打得也不錯,實際上敵人反而越來越強了。
中午時分,毛和他的部下意識到他們正在進行一場危險的戰鬥。敵人並不是不堪一擊的黔軍,而是駐守宜賓的川軍劉湘手下的精銳部隊,前線指揮員是外號「熊貓」的郭勛祺。敵人的兵力也不是他們原來所想的2個團,而是2個旅即四個團,至少1萬人。」
郭勛祺的阻擊令中央紅軍被迫放棄了北渡長江的計劃。在抗日戰爭中,郭勛祺升任第50軍軍長,由於國民黨第50軍與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駐紮在同一地區,因為他與新四軍軍長陳毅的舊誼,兩軍相處甚是和諧,軍統便將郭勛祺的「親共」傾向報告給蔣介石,1939年冬,蔣介石以作戰不力為由撤掉了郭勛祺第50軍軍長的職位。

然而到了1947年,蔣介石手中可用的將領確實不多了,竟然讓搞筆桿子出生的康澤就任第15綏靖區司令官,康澤一方面沒有什麼實戰經驗,另一方面手下很多的部隊是劉湘的舊部,康澤根本指揮不動,在康澤的請求下,蔣介石只好任命郭勛祺為第15綏靖區副司令官。
在襄樊戰役中,面對劉鄧大軍,康澤和郭勛祺都當了俘虜。因為郭勛祺和劉伯承熟悉,劉伯承命令將郭勛祺送至河南寶豐中原軍區政治部。自1926年在重慶分別,劉伯承與郭勛祺已有22年沒有見面了,劉伯承不禁感嘆:「從那時分別到現在,中間的變化多大呀!」,郭勛祺沒有忘記1935年土城戰役給紅軍的巨大傷害,他說:「過去戰場上的對抗,我很慚愧。」
劉伯承大度地回答道:「明打不算,不要介意。」,郭勛祺被俘後特別想見陳毅,他寫了一封信給陳毅,陳毅接到信後,他專程從山東趕到寶豐去看望郭勛祺。一見面陳毅就說道:「你呀你,大炮是沒有眼睛的,你怎麼跑到襄陽去了?」
見到昔日的朋友,郭祺勛心理五味雜陳,不過劉伯承和陳毅對郭祺勛都特別優待。他們共同勸郭勛祺「從現在做起,為人民立新功。」,並要求他回四川,做川軍上層將領的工作,為日後解放四川做準備。後來郭勛祺回四川從事策反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也算是將功贖過了,解放後為省交通廳長直至病逝。
筆者:郭勛祺是一個比較特殊的戰俘,劉伯承和陳毅對他的處理既表現了原則性,又表現了共產黨人的情誼和胸懷。不論在什麼時候什麼環境下,如何正確處理好信念、利益、親情、友情、同學情之間的關係,永遠是一門學不完的學問。

延伸閱讀

50歲詩人從被貶之地偷偷潛回導讀

晚年孤苦活到79歲張學良卻慷慨送他一筆錢

端午節假期上海市內游必去的七個地方

享受山里生活不敢相信

揭密長期堅持有減脂瘦身好妙處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