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病畫成了藝術畫出了她們的世界

3月
25
2020


分類:人文
作者:何莉香


陳洪標寫字說畫
陳洪標|文
兩位患精神病的女畫家,畫出了她們的世界,把病畫成了藝術,贏得世人尊重!中國的古代思想家李聃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難道這兩位精神病畫家,熟讀《道德經》,是李聃的鐵桿粉絲,學得了其真經。把「禍」「福」處理得如此之好,化疾病為藝術,不僅名揚天下,還用她們的智慧贏得了世人的尊重。
▲精神病畫家Kate。
我們常說,人碰到「禍」的時候,要想到「福」也將不遠了,要從「禍」中看到「福」的希望,而在享「福」的時候,也要自律和謹慎,因為「禍」就在遠處緊緊盯著你,伺機而動,要從「福」中看到「禍」的存在。不能做到這兩點,把「禍」就當是「禍」、「福」就當是「福」,而看不到禍福相倚,從而面臨「禍」或「福」時,都會因為沒有良好的心態和處事方法,導致「禍」還是「禍」,沒有因禍得福,「福」卻不是「福」,樂極生悲,禍隨而至。

▲Kate畫下幻覺中的眼睛。
而能把「禍」和「福」玩得團團轉的,絕非一般人。由此看來,這兩位患精神病的畫家,確實有過人之處。先來說說今年18歲的精神病畫家Kate。在她十四五歲的時候,出現了憂鬱等精神方面的問題,因為父母誤以為這是孩子進入了叛逆期的反應,沒有及時就診,使病情急速加重,到後來醫生的誤診,再次延誤了病情。
▲Kate畫下幻覺中的三眼蜘蛛。
剛開始Kate腦中會突然出現各種和她打招呼的聲音,後來一閉上眼睛,腦子中就會出現很多雙大小不一的眼睛和恐怖的面孔,還有一些光怪陸離的場景,它們在她腦中變形、扭曲、旋轉,甚至朝她飛奔而來。嚴重的時候,哪怕是大白天,也會出現幻覺,比如牆壁上趴著一隻長著3隻眼的蜘蛛,正盯著眼睛看著她。到了晚上,更是夜不能眠。
▲Kate畫下幻覺中的不明物種。
到17歲,Kate被確診為精神分裂症,只能靠藥物進行治療。在藝術教師的引導下,Kate開始嘗試和這些幻覺做朋友,把它們都畫出來。慢慢對這些幻覺就不害怕了,心中也就沒有了恐懼。而且幻覺中不再一味出現恐怖的畫面,有時也會出現善意和有趣的畫面,比如成群結隊形狀奇特的眼睛,它們在屋子裡和她在玩遊戲,一隻色彩斑斕的小鳥會為她歌唱……
▲Kate畫下幻覺中的眼睛。
Kate畫了不到一年,最痛苦的睡眠問題終於解決了。而且在畫畫的過程中,Kate最大的收穫,是發現了自己很喜歡畫畫,藝術教師也覺得她很有繪畫的天賦。如今Kate通過畫畫,畫出了她那個不為人知的幻覺世界,還逐步學會了控制情緒,隨著治療的深入,病情已大有好轉,而且因為繪畫也讓她成為了網絡名人,給她原本封閉的生活帶來了很多樂趣。

▲Kate畫下幻覺中鏡子中的臉。
而日本精神病畫家草間彌生的經歷要比Kate悽慘。她10歲就患上了人格解體神經症,腦子裡經常出現各種幻覺幻聽,總有一個個點點組成的一張大網向她撲來,而這些點點就像她被母親虐打後出現淤青的斑點,自己在這些點點中間越來越小。為了不讓自己的腦子出現這些幻覺幻聽,她就在紙上亂塗亂畫,讓自己暫時逃離這些可怕的點點。時間一長,這些點點成了她的筆下的常客,她連畫母親的素描都無法避免你,不畫一些點點,否則無法讓她安寧。
▲草間彌生10歲時畫母親的素描。
有人說草間彌生的精神病,是由於其母親長期讓她跟蹤外出偷情的父親所導致的,因為每次戰戰兢兢的跟蹤,成功也好失敗也好,她都會成為母親的出氣筒,不僅因為她最小,又是女孩子,而且認為她是多餘的,拳打腳踢是家常便飯,有一次把她打得幾乎失聰。生活在這樣陰暗的恐懼的扭曲家庭里,哪個小孩不出現問題。如今她已90歲高齡,回憶起這童年往事,她說如果不畫這些點點,早就自殺了,這些點點就是她的生命。所以她不管畫什麼都少不了這些點點。
▲草間彌生畫的點點作品。
草間彌生為了畫點點,在26歲與母親斷絕關係。畫到了31歲終於一舉成名。她畫了一幅全是密密麻麻的點點——《無限的網》,在紐約展出引起轟動。從此,草間彌生的點點開始被世界所認識。著名的美國《時代》周刊對她的評價是「世界最有影響力的100人」之一,世人卻稱她為「藝術女王」「日本國寶級畫家」。
▲草間彌生成名作《無限的網》。
這兩位精神病畫家,都用幻覺畫出了她們的世界,一個我們所不知道,也從未見過的精神病人的世界,而且直接變疾病為藝術,名揚天下。不止是她們的作品,還有她們與精神疾病抗爭的勇氣和智慧,而贏得了世人尊重。
▲草間彌生的作品《南瓜》,在蘇富比香港秋拍賣了2459萬。
本文系陳洪標寫字說畫原創,由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傳記作家、書畫評論家陳洪標撰寫,圖片來自網絡。

延伸閱讀

那些不收費的美國旅遊景點你Get到了嗎?百讀不厭

解析科目四考試次數規定

必看,乾貨丨2018圖書市場怎麼樣?京開研究院這

您的兒子都已經6歲了太監立即下跪

頭條新聞,為何唯獨不殺湯和?做皇帝後殺盡功臣

熱門文章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