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我們什麼道理?

4月
23
2020


分類:人文
作者:施凡荷


書香小家
(一)文人做官難於上青天
十個文人九個怪,一個不怪是書呆。真正的文人腹有詩書氣自華,博古通今,且大多都有家國情懷,很少有人會向權貴獻媚低頭,阿諛奉承,一旦為官,大多剛正不阿,大義滅親,故能深得民心,受後世人敬仰。但是上級領導人不是很喜歡文人,認為他們很高傲,很固執,按照今天的話說就是一根筋,不會看風使舵,順水推舟。
大家知道,唐朝詩人孟浩然,他有句名言「文不為仕」,不媚世俗,修道歸隱終身。一生兩上京都,三下吳越,經歷過三任皇帝,卻連個狗屁官都沒撈到,在他的詩歌里寫的都是自由,可惜他自己一直「身在旅行,心在牢籠」。
更有甚者,宋朝的陸放翁34歲正式步入仕途,36歲擔任京官,39歲就被趕出京城,42歲就被罷官。要知道他10歲就寫下詩句「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行書」。三次科考均不及第,因為那時正是奸臣秦檜當道之時。故此,陸遊的一生也是命途多舛。一路風風雨雨,雖然為官不順,但卻留下詩歌13000多首。直到85歲去世時,還留下一首千古絕唱:「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唉,真正有文采的人,堅持真理,不會見到領導溜須拍馬,清清楚楚做人,明明白白做事,更不忍心與奸黨同流合污,一心為民,實事求是,故而多得罪上層建築。所以,「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二)東坡居士學富五車才高八斗
李白、杜甫我暫且不說,要說文人中最有才氣的當屬蘇東坡居士。蘇軾,唐宋八大家之一,只因「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不僅讓國人家喻戶曉而且在法國《世界報》評選的1001——2000年間的「千年英雄」活動中,他是入選的12人中唯一的一位中國人。詩歌,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賦,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書法,居「蘇、黃、米、蔡」四大家之首;繪畫,是中國文人畫開創者之一。
《寒食帖》與王羲之《蘭亭序》和顏真卿《祭侄稿》齊名,稱為天下三大行書,現珍藏在台北博物館。他是第一個將書畫作品提升到生命情緒和人生理念的高度。在2018年11月26日晚,佳士得香港「不凡•宋代美學一千年」拍賣會上,蘇東坡的《木石圖》手卷以4.636億港幣成交,真可謂價值連城。
其實,蘇東坡的才能不僅在文學上有很深的造詣,而且他還是名副其實的美食家和茶道學家,更是一位情聖和喜劇大師。單在黃州時,豬肉便宜,富貴人家不肯吃,窮苦人家又不會煮,於是蘇軾進行了舌尖上的革命,「凈洗鐺,少著水。柴頭罨煙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貴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早辰起來打兩碗,飽得自家君莫管。」燉肉若人生,一切皆從容。這種微火慢燉豬肉的吃法,便是留香千年的「東坡肉」。
特別在海南時,「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然亦未易悉數,大率皆無爾。惟有一幸,無甚瘴也。」你看他的生活中沒有肉吃,可是他嘗到了海鮮,沒有醫生看病,他反而更加開心,因為「每次想到京城無數人死於庸醫師,我就倍感慶幸。」吃海鮮時,他也有別於當地人的吃法,用酒煮生蚝,烤生蚝,烤螃蟹,烤章魚每次吃過後,還念念不忘告訴兒子:「不要對外宣揚這裡的海鮮多麼好吃,不然被京城那些狗日的知道,都得跑來和我爭著吃。老子在這裡多麼快活瀟洒,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啊。」特別是「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直抒胸臆,感人至深,足見他對惠州「六如亭」里紅顏知己的深情厚誼。
蘇軾對茶情有獨鍾,「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在徐州做太守時,有次外出口渴,於是就敲一農家門討茶喝。晚上加班要喝茶,創作詩文要喝茶,晚睡晨起都要喝茶,「沐罷巾冠快晚涼,睡余齒頰帶茶香。」就連生病也要用喝茶治療,「何須魏帝一丸藥,且盡盧仝七碗茶」。他還認為茶能除瘴氣,「同烹貢茗雪,一洗瘴茅秋。」因為愛茶,他在黃州落難時,幸遇詩友馬正卿,向官府要得一塊荒山東坡地,他在坡地上種糧種菜還種茶,因此,他給自己起一個雅號「東坡居士」。

(三)大文豪蘇東坡一生仕途多舛
就是這樣一位大文豪,只差一步之遙就可以官拜宰相,卻偏偏仕途多舛,先後離京去過杭州、密州、徐州、黃州、惠州、儋州、湖州等地任職,一生三遷又三貶,三次離鄉,六出汴梁,六喪親人,六朝皇家,最終卒於常州,葬於汝州。但他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一蓑煙雨任平生。」即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我自泰然處之。
蘇軾第一次被貶杭州做了通判,相當於現在分管農田水利方面的副市長吧。說是被貶,實則是自己提出來要到小地方去做官,原因是和王安石的政見不合,曾在祭劉敞一文中予以譏諷。神宗那時非常賞識東坡文學出眾,但王安石卻說東坡是「邪險之人」,還說東坡投機倒把等事宜,最多只能做個通判,不可大用。
宋神宗在熙寧年間(1068~1077)重用王安石變法失利後,又在元豐年間(1078~1085)從事改制。就在變法到改制的轉折關頭,發生了蘇軾烏台詩案。蘇軾因為反對新法,並在自己的詩文表露了對新政的不滿,就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相當於現在的民間自衛隊的副隊長。雖然生活十分艱苦,但他留下詩詞,雜文750多篇。
天佑八年,哲政繼位,對所謂元祐黨人展開清算,隔年十月,蘇東坡被貶廣東惠州遠寧軍節度副使,可能相當於今天的軍分區副司令員吧,不給與實權的,詔令惠州安置。初到惠州恰逢疫情爆發,次年紅顏知己王朝雲病亡。在惠期間,共建造寓所940餘間,作詩詞雜文共計587篇,真乃「一自坡公謫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在惠的四個年頭,他還留下了最為珍貴的書畫,1095年所作的水墨畫《墨竹長卷》至今還漂流在海外,可謂無價之寶。
公元1097年,朝廷終究沒有放過這位才華橫溢的蘇東坡,下令將他貶到海南儋州。儋州是蘇軾生命中最艱苦的歲月,也是人生最後一站,已經62歲的蘇老夫子,跟隨他的兩位夫人和一位紅顏先後離世,只好孤身攜帶幼子前行。雖然當地百姓為他搭建了三間茅屋棲身,但他不改樂天派的本色,為茅屋取名「桄榔庵」。認為自己「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遠遊。」在儋州,他以著書為樂,共創作詩詞140餘首,散文100多篇,書信40多篇,《書傳》一部,並對《易傳》和《論語》做了修行。因此,通過現存於世的《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等轉世史料,不難看出,蘇東坡還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史學家。
元符三年四月,63歲的蘇軾遇赦北歸,走了一年多,從哲宗走到徽宗也沒走到京州汴梁。元豐十年,神宗啟用「黃帝手札」復用他到汝州為檢校尚書水部員外郎汝州團練副使,相當於現在的海軍團副吧。又是走了一年多,結果路途中在常州病逝,享年66歲。
(四)為人爭做蘇東坡
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蘇軾雖然仕途多舛,但他堪稱治水專家,造湖專家。在徐州任上遇到黃河決口,洪水直淹徐州城,蘇軾身先士卒,「廬於城上,過家不入。」在杭州任上,修浚西湖,著名的西湖「蘇堤」,「三潭印月」是最好的見證。特別是到惠州時,由官為民,他便與普通百姓渾然一體,從當地的民眾生活,傳統風俗中得到許多樂趣,「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他在當地推廣中原的科技,建立水力碓磨。在惠州,他被幽深曲折秀美無比的豐湖傾倒,便設法助築堤橋,後來惠州也有了西湖,著名的「蘇堤」、「蘇堤玩月」是歷史的最好見證,如果你有興趣可去翻閱《惠州西湖志》。
縱觀蘇東坡的幾次被貶,不難看出,他是個全才,但是他很毒舌。公元1079年3月,蘇軾湖州任職,根據他的性格,又是個吃貨,該吃吃,該喝喝,少管閒事,為什麼偏偏寫《湖州謝上表》呢,發什麼牢騷呢,此文對自己來說只是行雲流水之作,對於別有用心之小人則引發了駭人聽聞的「烏台詩案」。自此,他顛沛流離的被貶生涯便拉開了序幕。
蘇東坡的一生真是用情極致。於人、於事、於國、於家、於文、於藝,都無不專一。雖然仕途多舛,但是隨心隨性,返璞歸真,處處盡顯文人風骨,「著力即差」便是人生這件事能順其自然最好。無論被貶謫哪裡,他都能釋放天性,吃喝玩樂,吟詩作畫,把眼前的苟且活出詩和遠方,「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難怪著名學者林語堂這樣評價他:「蘇東坡是個秉性難改的樂天派。」
寫到這裡,不用我說,你是否也如我一樣,雖然沒有學識,但為人願做蘇東坡,無論生活多麼艱苦依然笑著面對,因為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胸懷。


延伸閱讀

搞定了張愛玲搞不定的男人她用200塊

為何在歷史上突然消失了?

中國唯一一個戶籍人口過億的省份

你就是我對的小廚電

你只記得他娶了翁帆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