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爺叔侃混搭(六)居住篇

5月
22
2020


分類:歷史
作者:韓風秋


錢永偉視界
我們小時候,應該在上海長大的,都應該在中小學階段有過至少一次社會教育活動,那就是組織參觀「滾地龍」建築。那是在原上海閘北區的一排六層樓公房(當時的稱呼)旁邊,有幾個用鐵皮搭建的「建築物」,據說,這是保留的49年以前上海底層居民一種居屋,那簡直無法成為屋,也難以想像那居住者是如何爬進去的。據說當年有些人就是在那樣的不如今天很多有錢人狗窩的環境用於擋風遮雨。當時作為小學生的我們,看到那一米左右高的鐵皮構造體,再台頭看看邊上六層樓高的新建築,當然感慨萬分,老師有聲有色地講解,結合圖片中那些穿著破爛的人們,彎腰鑽進時的情景,當然會對萬惡的舊社會激起憤怒,對新社會感到多麼美好。
因為出生地臨近外灘,那所謂的萬國建築博覽會的那排建築體,多少次,從不同角度康去都是那麼的美。尤其在過去的重要節假日,用一個個燈泡串成的街道,朦朦朧朧的建築外形讓我們作為過節的一種享受。而今天外灘的黃浦江兩岸的燈光秀,已經使得建築夜景比白天更加絢爛。
實際上那外灘的大樓後面,蘇州河的北面,很多舊房子,甚至於很多棚戶區大量存在,在上海城市沒有大規模動遷改造以前,上海即使在中心城區,不同的建築體的混搭,那不僅僅是天際線的變化很大,而且居住的環境那是天壤之別。
上海有很多建築體是可以成為世界建築業都是可以作為楷模級的。上海這個多年的花花世界,十里洋場,不少有錢人家的別墅,到今天上海萬物更新的情況下,還是那麼具有價值,不僅是歷史的原因,而且那精緻的建築體,在今天都是那麼奢侈,豪華,實用。而上海這上百年的發展,讓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上海建築的相容性,上海人的包容性,因為現代高樓大廈與昔日的棚戶土屋相安無事地在一起存在。
有一位30歲出頭的朋友,她喜歡攝影,經常會在朋友圈曬出一些她所拍的照片,這幾年看到她最多的是拍上海舊里弄和舊街區的場景,有在弄堂內的水龍頭洗衣服的人們,有搖著蒲扇坐在街邊的老年人,掛滿衣褲的弄堂走道,放著馬桶和痰盂的牆角。這些鏡頭在上海的今天應該是快難以再現的了,可至少到今天為止,您的上海的街區,尤其是老城區,還是可以看到居民區有水井,牆角邊有尿黃的牆面,而只要您走幾步,可能就是那新建的高寨院落,建築體新穎,小區內人造綠化景色秀麗。
上海建築的混搭,那就是上海歷史的過程,也是上海作為移民城市的特徵。上海的高級別墅,有些都已經類似宮殿建築,那些低密度的住宅區,綠化覆蓋率可以超過70以上,上海的高層公寓,可以有幾十層樓,上海成片的住宅小區,可以大到內部需要有公共運輸服務。而上海老區內的矮平房(那是一種上海人特指的棚戶區內的平房,因為很多進門需要彎腰的俗稱),爬木扶梯閣樓的建築仍然存在。每個睡房帶衛生間的公寓與一間房間內解決吃喝拉撒的情況並列。我們如果將我們的視界透入那些新建住宅小區,有人裝修講究到奢侈,有人所謂毛胚群租,外形與內在的矛盾與混搭也是隨意可以見到的。就像上海曾經有過一次高樓公寓失火,整個大樓被點燃的情況下,因為現代媒體,您可以看到有一個窗戶的火勢很旺,大火燒了比其它窗戶多好幾個小時,據說是那家一套相當好的紅木家私在大火中被燒的原因導致。而我們也看到過不少棚戶區火災的報導,那一把火之後,整個房子都成為一堆廢墟。
社會不平衡,我們通常會以階層,經濟地位來看,上海社會的多元化,可以從住房的混搭看出。當然我們大規模的舊區改造政策,讓很多住在老區的居住,住上了他們幾輩子打工都買不起房子,可那畢竟是享受社會進步的紅利,而不是正常的經濟與住房的相符性。上海建築體的混搭,即使在很多新區,很多豪宅,還是有不少痕跡在那。比如有些高標準的豪宅去,為了經濟利益,有人會在一些公共環境中搭建相當不搭的建築體,比如地下車庫出現了管理人員用的小建築體,公共會所引入了影響環境的餐飲業。上海的業主之所以能夠接受,或許就是他們長期習慣了這個城市的建築混搭現象。


延伸閱讀

產品遠銷東南亞

工資還高一年放假100多天

「大爺」這個詞為啥不同讀音就有不同含義?讓人驚訝

「藜麥」突然就火了

在位僅七年就英年早逝原因竟與母親呂后有關?

熱門文章




友善連結


AAho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