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的白人婦女被當做「白馬」任其蹂躪大新聞

8月
30
2020


分類:歷史
作者:蘇萱秋


扒影視
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荷蘭作為同盟國成員正式向日本宣戰。1942年1月,日軍為了報復荷蘭,開始進攻荷印,加里曼丹島,不久即被攻占攻占。日軍於1942年3月1日登陸爪哇島,荷屬印度尼西亞一周後投降。
最開始印尼當地人民是歡迎日軍的,因為黃種人終於打敗了白種人荷蘭殖民者,以為自己就能獲得解放了。但不久他們就發現日軍帶來的是更深重的苦難。隨著蘇門答臘島、紐幾內亞島、帝汶島等相繼淪陷。日軍的大規模施暴婦女事件也開始在各個島嶼上不斷發生。
日軍在荷屬印度尼西亞的暴行中,最為臭名昭著的要數日本人製造的「白馬事件」。1944年2月,在距離爪哇島重要商港三寶壟不遠的地方,大約三十多名歐洲白人女性被日本南方軍第16軍的候補軍官們逼到為他們自己開設的慰安場所里,進行了長達三周的囚禁和輪流施暴。日本人還給這些白人女性起了「白馬」名字,至少15名母親以及她們的孩子在一天之內被多次施暴。路過的日本聯隊長對母女們的控訴無動於衷,直到三周後一位更高軍階的日軍軍官恰巧路過,才制止了這「違反軍令」的殘暴行為。

這當中有人為了試圖減少自己被摧殘的次數,主動剪掉了自己所有的頭髮。她就是荷蘭人沃海勒耐。如今84歲高齡的沃海勒耐在19歲時被日本軍隊強行抓走,她最開始以為,如果自己看起來很醜陋,這些日本人就不會感興趣,所以她把自己滿頭秀髮都剃光了。但這反而使她成了日本軍人的獵奇對象,甚至連本應該救死扶傷的日本醫生也加入了施暴的行列。

其中一位倖存的荷蘭籍「白馬」揚•魯夫在談到她當年的痛苦經歷時說:「這些日本人剝奪了我的一切,我的自尊、自愛、自由、和家庭……」日本戰敗後,她雖然得以重獲自由,然而卻幾乎失去了做母親的能力,婚後先後流產三次。那段噩夢般的回憶始終纏繞著她,使她再也無法再像正常人那樣生活。

延伸閱讀

普洱生茶和熟茶有什麼區別?哪一種更具收藏價值?

張一山天價片酬?鄭爽爸爸又有新副業?鍾漢良加盟央

「十大最美員工」和「十佳優秀員工」表彰大會百讀不

文摘,卻出現了令人羨慕的高冰翡翠等待了一會兒

真正厲害的人指南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