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藝術的的音符,可以同時跳躍


5月
14
2022

1947年,錢學森歷經磨難,輾轉回到國內時,已經36歲了,依然單身。錢學森的“妹妹”替他著急,一回家就問要不要介紹女朋友?錢學森一看好家夥又來逼婚,計上心頭,不如你嫁給我,我們結婚吧。“妹妹”一愣,她居然點頭了

錢學森 蔣英 圖片來自網絡

蔣英,1919年出生於浙江海寧,父親蔣百裏一級陸軍上將,名門世家,家境富裕。蔣英有五個姐妹,她排行第三,自幼聰明伶俐,活潑可愛,深得父母疼愛。

蔣英 圖片來自網絡

蔣百裏和錢學森的父親錢均士是世交好友,兩人曾在同一所學校讀書,感情要好。蔣英3歲的時候,蔣百裏夫婦帶她去錢學森家做客。錢學森是家裏的獨子,母親很想要一個女兒,一直沒要上,她一看到可愛的蔣英立刻便喜歡上了,非要要認她為乾女兒,留在錢家。(只看照片就能夠小時候,蔣英小時候絕對是小天使級別)

蔣英 圖片來自網絡

蔣百裏夫婦見錢媽媽如此喜愛自己的女兒,兩家關系又好,便同意把蔣英借給她帶一帶。蔣英真就在錢家住了下來,還真給起了個名字“錢學英”,和錢學森成為了兄妹,因為這個妹妹,錢學森的童年充滿了溫馨。後來蔣媽媽想念蔣英,又接了回去,兩人便很少再見面了。

錢學森24歲那年,去美國留學的時候,蔣百裏夫婦帶著蔣英去為他送行。這時事隔多年2人再次相見,這一次見面,蔣英看著這位已經多年不見的兒時小哥哥,卻怎麼也開不口,叫這兩個字。錢學森呢?當時眼睛就亮了,心裏卻暗叫:不妙啊

後來蔣英去了德國學習音樂,後來學成後回國內還舉報了自己的演唱會,是著名的女聲樂教育家和女高音歌唱家錢學森在美國潛心修學,學業有成,他在28歲就以“卡門-錢學森”公式,成為世界知名空氣動力學家,45年成為加州理工副教授,47年已經是麻省理工學院教授。

蔣英 圖片來自網絡

漸漸的,這段童年時光和短暫的心動,成了被遺忘的時光

1947年,36歲的錢學森孑然一身,回國探親;而蔣英也已經28歲了,盡管追求者很多,卻一直覺得沒有遇到對的人。這一次的見面,兩人已經沒有了青年時的青澀,都能很社會的互相開開玩笑。蔣英調侃兒時小哥哥錢學森,都36了還不結婚,小心過了年紀打光棍錢學森當時小心髒就蹦蹦直跳,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鬼使神差說出那句話。

“不如你嫁給我,我們結婚吧。”蔣英聽了,呆立當場,但是她也鬼使神差的點頭了那天,錢學森知道自己這麼多年等的就是眼前人。

錢學森 蔣英 結婚照 圖片來自網絡

幾周後,錢學森和蔣英在上海的和平飯店舉行了婚禮,後育有一兒一女,錢學森也成為了著名的動力學家,這就是最美好的人生。新中國成立後,錢學森夫婦准備回國,報效祖國。但美國忌憚錢學森的實力,不肯放人,甚至把他關押起來。

後來受到輿論壓力,美國雖然放出了錢學森,卻牢牢地監視著他,不准他回國。在這期間,蔣英一直在他身邊,和他共患難,安慰著他。直到五年以後,在周總理的努力協調之下,美國終於答應放錢學森回國。

錢學森 蔣英 一家 圖片來自網絡

他參與了近程導彈、中近程導彈和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的研制,直接領導了用中近程導彈運載原子彈“兩彈結合”試驗,參與制定了中國近程導彈運載原子彈“兩彈結合”試驗,參與制定了中國第一個星際航空的發展規劃,發展建立了工程控制論和系統學等。

至今,錢學森彈道,這種“打水漂”式的軌道行進方式依然讓美國摳腦殼,苦苦尋找破解之道,這是我們的大國之矛。

錢學森 蔣英 圖片來自網絡

錢學森對音樂也有很高的鑒賞修養。這與他有一個音樂家夫人蔣英教授有關。他不僅喜歡貝多芬和莫紮特的交響樂,也喜歡中國古代音樂,包括佛教儀式和宮廷禮儀音樂,認為它們都是珍寶,是中國古老的交響樂。他認為,音樂欣賞是意識活動,不同生活的人自然欣賞不同,所以我們既要陽春白雪,也要下裏巴人。

1947年,蔣英在歸國後首場個人演唱會上

二戰結束後,蔣英回到國內。1947年,蔣英曾在上海舉辦一場獨唱會,美麗不可方物,歌聲驚豔歌壇,也贏得了著名科學家錢學森的深深愛慕。這場個人演唱會成為她德國留學的匯報表演。可她又早早離開了歌唱的舞台,成為錢學森背後那個默默付出的女人。

錢學森這樣評價妻子蔣英:“蔣英給我介紹了音樂藝術,正是這些音樂藝術裏所包含的詩情畫意和對於人生的深刻理解,使我豐富了對世界的認識,學會了藝術的廣闊思維方法。或者說,正因為我受到這些藝術方面的熏陶,所以我才能夠避免死心眼,避免機械唯物論,想問題能夠更寬一點、活一點。”

1959年9月,蔣英調入中央音樂學院聲樂系任教。圖為初創時期的中央音樂學院

蔣英說過:“怎麼當老師,沒人教過我,所以我開始不懂得愛學生、愛教學,到後來愛教學了,也愛我的學生了。我總看學生的優點,學生唱得好時,我就特別高興。現在年齡越大,我越愛教學事業。這完全是從內心出發。

值得一提的是,錢學森有時候也表現出文人的思想感情。看了電影《城南舊事》,聽到其中的主題歌:“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一觚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他落淚了,“這首歌,結合劇情,道出中國人民的偉大,我為此淚如泉湧。還有一個原因是劇中的小學,即我曾經就讀的北京師大附小。我的老師有級主任於士儉先生和在校任教但未教我們班的鄧穎超同志,我想念他們”。

蔣英在九十壽辰學生音樂會上

蔣英因為有愛而格外美麗。“千萬人中一回頭,你就能看出是她,盡管眾人的穿著都一樣。”因為她具有的那種氣質與吸引力與眾不同。波伏娃說:“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自己變成的。”可可·香奈爾也說:“女人二十歲的面容是與生俱來的,三十歲的面容是生活塑造的,五十歲的面容則是我們自己得負責的。”要變成什麼樣子,都是自己的選擇。蔣英以丹田之氣、天籟之音,讓那美妙歌聲在廣袤大地上傳唱,悠悠渺渺,生生不息。蔣英身上的光芒,是從她的內心發出的。

錢學森 蔣英 夫婦 圖片來自網絡

如果說,錢學森為中國的科學事業和國防科技的發展建立起一座科學豐碑,讓世界矚目中國的“兩彈一星”,那麼,蔣英就是豐碑旁盛開的“藝術之花”,讓中國人的歌聲傳遍世界,讓科學家心中永遠盛開芬芳的玫瑰。他們用音樂與科學,組成了美妙悠揚的二重唱,給世界留下了無盡的回聲……

夫妻二人共度了62年的風風雨雨,一直恩愛有加,羨煞旁人。2009年,錢學森在北京去世,享年98歲,3年後,蔣英女士去世,享年93歲。

錢學森 蔣英 夫婦 圖片來自網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