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蘊剛逃離家族的束縛,卻上了賊車,從此成為了大少的私寵


5月
14
2022

第1章 小三上門

碧海藍天,別墅區,1號。

童渺渺趴在衛生間的洗手台邊,吐得天昏地暗。

從發現懷孕到現在,已經快三個月,妊娠反應,卻是一日比一日嚴重。

她吐到面色微微發白,渾身脫力,許久才打開水龍頭漱口,從衛生間出來。

一出門,迎面就碰見剛回來的慕煜城。

男人一身黑色西裝,白色襯衫紐扣,嚴謹地系到第一顆,修長的身軀,顯得挺拔俊逸,風采斐然。

他面龐極其俊美,宛若天神下凡,精致的五官,如同上帝精心雕琢而成,一身氣質矜貴冷傲,跨步而來時,氣場強大,仿佛帝王之姿。

童渺渺見到他的一瞬,微微有些恍然。

這個男人,是她的未婚夫,同時也是慕氏集團這一輩的最高掌權人。

他權勢滔天,身家上千億,無數女人趨之若鶩。

原本兩人不會有什麼交集,可一樁婚約,卻將兩人綁在一起……

童渺渺心裏清楚,慕煜城並不喜歡她,所以訂婚這麼久,也就來過兩次。

這會兒來,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你來了?”

童渺渺率先出聲詢問,語氣聽著平淡,可其中卻夾雜著一絲若有似無的委屈。

慕煜城似沒聽出來,僅是看著她,淡淡道:“嗯,最近有點忙,你住得可還習慣?”

“挺好的。”

童渺渺勉強回答,心中卻泛著微微的苦澀。

雖然這樁婚約,是爺爺那一輩訂下的,可她如今已經懷孕,兩人之間卻依舊隔著天塹一般,充滿疏離和淡漠。

慕煜城似無所覺,很快就收回目光,回應道:“那就好,如果有什麼需要,或者事情,可以找管家處理。”

說完,他上樓去拿了個東西,很快就離開了。

童渺渺在大廳看著男人遠去的身影,覺得有些難過和沮喪。

他不明白,為何他要對自己這麼冷淡。

三個月前,他喝醉,酒後失控。

她鼓了很大勇氣,才把自己完全交給他,結果,他全不記得了,甚至……連她懷孕了都不知曉!

童渺渺想到這,原本難看的臉色,更蒼白了幾分,人也更難受了。

她全身乏力,躺在床上,想眯眼睡一覺。

可胃裏翻江倒海,折騰得她無法入睡。

一個小時過去,別墅門鈴突然響起。

管家似乎不在,童渺渺只好自己起來開門。

沒想,門外站著一個裝扮時尚的女人。

她年紀約莫二十三四歲的模樣,臉上化著精致妝容,一襲紅色連衣裙勾勒出火辣的身材,氣質看起來優雅又尊貴。

儼然是大家閨秀的模樣!

只是此時,她一臉輕蔑地看著童渺渺,道:“你就是煜城的未婚妻?”

“我是,你哪位?”

童渺渺黛眉微蹙地看著眼前這位趾高氣昂的人,問道。

女子揚著下巴,說道:“我叫宋雨溪,你應該聽過我!”

童渺渺一愣,她確實聽過這名字。

慕家門當戶對的宋家大小姐宋雨溪,慕煜城的青梅竹馬!

“找我有事?”

童渺渺回神,表情依舊淡淡的。

宋雨溪一臉嫌棄地看著她那張比鬼還白的臉,說道:“找你確實有事,我懷孕了!是煜城的,我希望你可以退出。”

“什……什麼?”

童渺渺聞言,整個人都呆住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瞪大起來,“你懷孕了?”

宋雨溪得意勾起唇角,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道:“沒錯!孩子已經兩個多月了,這是我去醫院化驗的單子,不信你可以看看。“

說著,她將一張單子塞到童渺渺手中,然後繼續道:“童渺渺,做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你和煜城的婚約,不過是上一輩人一廂情願的做法,煜城對你根本沒有半點感情,你心裏很清楚。所以我希望你能認清自己的身份,退出這樁婚約。”

“不……不可能。”

童渺渺雙手有點顫抖地看著手中的單子,有點不想相信。

外界都傳言慕煜城不近女色,雖然他和宋雨溪關系確實不錯,可她一直堅信,他碰過的人只有自己。

宋雨溪似早就料到她會是這個反應,立刻又從包中掏出一疊照片,丟到童渺渺手中,“你再看看這個吧……”

童渺渺低頭一看,立刻瞧見照片中的畫面。

是慕煜城和宋雨溪的……床照!

雖然照片拍攝的角度隱晦,可依舊能想象出那種激烈的畫面。

童渺渺整個人如遭雷擊,心髒陣陣緊縮抽疼,像被重錘砸了般,疼得她呼吸都有點困難。

宋雨溪輕勾唇角,整個人得意洋洋,道:“現在,還覺得不可能嗎?童渺渺,識趣的話,就退出吧!這是一張機票和銀行卡,裏面的錢,當作給你的補償!煜城他不想當面傷害你,只好我來做這個壞人。”

童渺渺攥緊了手指,心疼到幾乎窒息。

她早就知道他對自己沒感情,可沒想到,竟如此絕情!

她眼眶一下泛紅起來,淚水在眼眶打轉。

宋雨溪趁機又補了句,“下午,煜城會陪我去做產檢,這些……都是他不可能為你做的。所以,別再執迷不悟,拿著這些,趕緊離開。”

說完這話,她大步揚長而去,背影像個勝利的女王!

童渺渺站在原地,眼淚瘋狂跌落。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情緒漸漸平緩下來。

最後,眼中出現一抹決然!

第2章 叔叔,你有沒有女朋友

五年後,北城,帝國酒店門外。

童渺渺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牽著個萌萌的小男生,站在門外,心中猶然有些感慨。

沒想到,這輩子還會踏足這個地方!

五年前,她懷著身孕,連夜出國,本想著這輩子,再也不踏足這地方。

沒想到,公司要在國內擴展業務,重金聘請她回國坐鎮。

為了養活自己和孩子,她無奈同意。

只是,原本以為會平靜的心情,卻是起伏得這麼厲害!

酒店門外,有不少來往的客人。

他們都盯著門前的一大一小,議論道:“好可愛的寶寶,萌壞我了,想偷回家!”

“旁邊那個是他媽媽吧?長得可真好看。”

“基因確實強大,不知道爸爸長什麼樣呢……”

眾人談論間,這番話自然落到童渺渺的耳中。

她垂眸看著地上的小男孩。

小家夥長得十足可愛,一張臉蛋精致無比,黑色的眸,如同黑寶石般閃亮,裏面充滿靈動和睿智,薄薄的嘴唇,時刻揚著燦爛的笑。

臉頰上淺淺的小酒窩,簡直要萌化人心!

這是她的兒子,童北寒,小名小寶,是她此生唯一的寶貝!

“媽咪,我們是不是該進去啦?”

童小寶稚嫩的嗓音,拉回了童渺渺發散的思緒。

她急忙回神,歉然沖他一笑,“抱歉,媽咪想事情想得出神了,走,咱們先去登記入住。”

“嗯。”

童小寶乖巧回應,緊緊拉著媽咪的手,跟著她進了酒店大堂。

很快,入住手續辦妥。

童渺渺帶著小寶回到房間。

這酒店在北城是五星級別,環境良好,視野開闊,倒是挺合童渺渺的心意。

此次回國有點突然,公司安排的住處,還沒落實,她只能帶著孩子,先在酒店窩幾天。

童小寶似乎挺喜歡這裏的,看什麼都覺得新奇。

童渺渺放任他自己找樂子,自己則負責收拾行李。

等收拾完後,又立馬投入到工作中。

雖說今日才剛回國,但手頭有個重要項目,晚上就要和客戶洽談……

一想到很快就會見到那個人,她心緒又有點不平靜!

緩了許久,才回過神來,吩咐了小寶一句,“媽咪先忙一會兒,你一個人玩,晚點再陪你哦。”

“好的,媽咪。”

小寶知道自家媽咪是工作狂,顯然已經習以為常,也是乖巧的不去打擾她。

只是,晚些時候,他肚子有些餓,而且很是無聊。

於是……便悄悄溜到外面去了!

這家酒店,客流量並不少,但小寶絲毫不怕生,仿佛探險般,到處參觀。

好不容易來到餐廳,已經是半個多小時後了。

他有模有樣地吩咐服務員,幫忙送些餐食到房間。

服務員快被他萌壞了,見他一個人,立刻提議,“我先送你回去吧?小朋友。你一個人亂跑,可不安全。”

小寶擺手道:“不用,我自己能回去!”

服務員有點懷疑,但小寶絲毫不給她機會,轉身就跑了。

他原路返回,進了電梯……

此時,電梯內還有人。

慕煜城身著一襲剪裁合身的西裝,優雅而立,精致立體的容顏,宛如謫仙,清雋的眉目,完全是一絲不苟的淩厲模樣。

他瞳眸深邃幽沉,身上有著久居上位者不容忽視的氣勢!

電梯內,除了他,還有他的貼身助理陸銘!

小寶進來後,沒特別去注意這兩人,只是踮起腳尖,要去按電梯。

結果,因為樓層太高緣故,他夠不到!

“……”

小寶微怔,又使勁兒往上探了探,可連著幾次,都沒按到。

慕煜城瞧見後,嗓音略顯冷清,問,“到第幾層?”

小寶聞聲,連忙看來,奶聲奶氣道:“到最上面那層。”

慕煜城淡淡點頭,伸手按下最頂樓的按鍵,這才抽空看了眼地上的小家夥。

只見小小人兒穿著一身白色T恤衫和背帶牛仔褲,腳上穿著小白鞋,看起來有型得不得了,黑曜石般的眸子,仿佛會說話般,充滿機靈和睿智,活脫脫一枚陽光小正太。

“謝謝叔叔!”

小寶很是有禮地道謝,一雙眼晶晶的眼睛,絲毫不懼地盯著慕煜城看。

慕煜城同樣回視。

兩人相對片刻,小寶笑容燦爛地誇贊道:“叔叔,你好帥啊,比我還帥呢!”

慕煜城眉梢一揚,素來冷漠的神情,似乎被這笑容給融化了一般,略顯莞爾道:“你也很可愛。”

小寶笑得有點開心,雙眸亮如繁星,繼續盯著慕煜城,又道:“叔叔,我覺得你長得和我很像呢!”

慕煜城一怔。

和他很像?

他細看了他一下。

小家夥長得白白嫩嫩,臉上稚氣未脫,有著非常可愛的嬰兒肥,五官確實精致好看,可他卻看不出,兩人哪裏像!

倒是旁邊陸銘,來回看了兩人幾眼,很是驚訝,“還真有點像!”

眼前小家夥笑得眉眼彎彎,和自家總裁那冷漠的表情,完全不同。

可眉宇間,卻有幾分總裁的影子!

慕煜城沒往心裏去。

誰知小家夥突然靠近過來,拽了拽他的褲子,眼巴巴問,“叔叔,你有女朋友嗎?”

“你問這個做什麼?我沒有女朋友。”

慕煜城臉色毫無波瀾地問。

“沒,我就是隨口問一下。”

小寶搖頭,笑眯眯道,心裏實際在想著,沒女朋友的話,那媽咪不知道有沒有機會。

這個叔叔看起來不錯,配得上媽咪!

這時,電梯正好停下。

慕煜城對小寶說道:“你到了,趕緊回去吧,小孩子一個人別再亂跑了!”

小寶眨了眨眼睛,乖巧點頭,“好的,叔叔。”

說完,他跨步出了電梯。

他一走,慕煜城面容立刻恢複以往的冷漠。

今晚他要在這跟歐洲一家企業的代表談合作!

原本這事兒並不需要他親自出馬,可對方負責人卻指明,要他親自來談,否則合作沒戲。

慕氏集團如今就差一個技術授權,所以他只好親自過來。

這會兒,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半小時!

第3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小寶回到房間時,童渺渺剛把文件處理完。

她瞧著小家夥從外面進來,不由詫異道:“你又跑出去玩了?”

“是啊,我都出去好久了,媽咪真遲鈍,到現在才發現,我是你親兒子嗎?”

小寶佯裝不滿地訓斥。

童渺渺看著可愛,不由抱過來親了一口,笑道:“當然是親兒子!我家寶貝這麼聰明,媽咪一點都不擔心。”

小寶傲嬌地哼了一聲,不過眉眼間,卻夾雜著一絲笑意。

他看了眼親親媽咪,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她,看到一個帥叔叔的事情。

不過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因為,媽咪似乎對男人沒太大興趣。

童渺渺看著小家夥一臉沉思,不由疑惑問道:“怎麼了嗎?”

“沒事。”

小寶搖頭,正色道:“我去樓下給你叫餐了哦,應該很快就會送來,媽咪快去洗手。”

“謝謝寶貝,正好媽咪肚子餓了。”

童渺渺又親了小家夥一口,這才把人放開。

當晚七點,童渺渺陪著小寶吃完晚餐,就准備出門赴約了。

她走前叮囑小寶,“媽咪回來前,不能再亂跑了!”

“我知道,媽咪要好好努力哦。”

小寶站在門口給童渺渺加油打氣。

童渺渺笑道:“會的。”

說完,她離開房間,乘坐電梯來到八樓。

……

此時,裝飾溫馨優雅的餐廳內。

慕煜城獨自坐在靠窗位置,安靜等著客戶到來。

他坐姿隨性優雅,雙腿交疊,線條深邃冷厲的面容,在燈光映照下,更顯耀眼。

餐廳內,不少女服務員和客人,紛紛往這邊看。

童渺渺進來時,就看到這樣的場面。

男人即便什麼都不做,都像個發光體,渾身都散發著吸引人視線的魅力。

她神色波動了下,踩著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來到男人面前,面色平靜道:“你好,我是史蒂芬集團負責人,童渺渺!”

慕煜城一怔,揚眸看來。

就見到一張似曾相識的臉孔,出現在眼前。

她五官精致秀麗,臉上化著淡淡妝容,大卷的長發隨意披散在肩,身上一套黑色職業套裝,將姣好的身材勾勒得曲線畢露,凹凸有致。

她腰杆挺得筆直,渾身散發著職業女性的乾練和知性。

神情有著難以言明的自信和……淡漠!

慕煜城素來遇事面不改色,可此時,臉上卻難得浮現愕然的表情。

“童渺渺……”

他低喃這個名字,腦海中一道封存多年的身影,躍然而上,與現在重疊。

“居然是你?”

慕煜城語氣有些訝然。

“是我。”

童渺渺面無表情在他對面坐下,與之相對。

其實,她心情是有些複雜的。

眼前這男人,再怎麼說,也是她第一個男人,同時也是小寶的父親。

可她不想表現出來,所以,開門見山就道:“厲總,我們長話短說吧,我是史蒂芬集團亞洲區行政總經理,今日我代表我們公司來跟你商談合作項目事宜。關於貴公司提交過來的企劃案,我已經看過……我覺得,價格方面或許得重新談一談。”

慕煜城眸光淡淡打量著她。

眼前的女人,言語犀利,眉目間有著雷厲風行,渾身散發著強烈的自信。

完全是一副女強人作派!

這和他印象中那個柔柔弱弱,不苟言笑的‘未婚妻’相差巨大。

以至於,他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

不過,慕煜城定力非凡,特別是涉及公事,更是冷靜得極快。

他很快正色道:“童小姐有何見解?”

童渺渺聽到這稱呼,心頭泛著淡淡的漣漪,面上卻特別淡然,道:“價格我要求再疊加五千萬!”

慕煜城濃眉皺起,“童小姐,這個價格你覺得合適?三億買斷你們技術授權,已經是極高的價格。我相信,業界不會再有人出的比這個高了!”

“那可未必!技術才是核心!厲總應該明白,我們公司研發這項技術,耗費了多少精力和心血。它的價值,暫且無法估量,所以我覺得,我提這個要求,並不過分。”

童渺渺面帶強勢,明顯不打算讓步。

慕煜城皺起眉頭,盯著她,一時沒說話。

片刻後,他眯了下眼睛,道:“五年沒見,你倒是變了很多。”

童渺渺手指緊了緊,神色冷漠,“厲總自以為很了解我嗎?”

“……”

慕煜城再度無話。

了解她?

並不!

五年前,她雖頂著他‘未婚妻’的身份,可兩人之間,根本沒太多交集。

他太忙了,忙到有時候會忘記這個人的存在。

寥寥無幾的數次見面,短暫又疏離。

似乎只記得她總是蒼白的臉色和柔柔弱弱的模樣!

他一點都不了解她!

童渺渺似看出他的想法,內心有點諷刺。

他還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她……

可她卻知道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當年,在知道他與自己有婚約時,她還挺高興。

因為這人是慕家的天之驕子,優秀、耀眼,無數人愛慕,趨之若鶩。

少女情竇初開時,總喜歡最好的那一款。

她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才會在他喝醉那晚,將自己交給他!

然而,這一切,在那個女人找上門,宣布懷孕時,就被狠狠打碎了!

眼前這個男人,如今在她眼中,不過是個熟悉的陌生人!

“厲總,五千萬是我最低底線,你可以好好考慮。若是不願,我們會另外將這項技術,授權給別的公司。”

說完這話後,童渺渺就起身了。

她並不想和眼前這男人,有太多交集,所以談完事,就直接走人。

只是,剛走出一小段路,迎面就遇見一個人。

宋雨溪!

童渺渺這輩子,死都不會忘的女人!

她依舊性感漂亮,氣質也是優雅嫵媚,一瞧見慕煜城,臉上笑容更是燦爛,眼中愛慕幾乎遮掩不住,“煜城,終於找到你了……”

她笑著快步走來。

不過,就在即將和童渺渺錯身而過時,笑容卻是僵住了。

她顯然認出了童渺渺,滿臉愕然,“你……”

然而,童渺渺卻不予理會,徑自擦肩而過,像個女王一般!

宋雨溪面色劇變地看著她的背影。

她沒忘記,當年自己是怎麼逼走這個女人的!

只是沒想到,她還會再回來!

而且,看模樣似乎才和煜城見過!!!

他們都談了些什麼?

宋雨溪面色有點慌亂地看著慕煜城。

慕煜城面色冷沉,根本沒看她一眼,反而是盯著童渺渺遠去的背影。

“煜……煜城……”

宋雨溪心裏發慌地喊了他一聲。

慕煜城淡淡收回目光,語氣淡漠道:“你怎麼會在這?”

“呃,我……我正巧過來吃飯,瞧見煜城,就過來打招呼了。”

宋雨溪勉強笑了一聲,神情有些忐忑,“剛才那位是……?”

“客戶。”

慕煜城冷淡回應,神情沒太大波瀾,似乎也沒有要質問什麼的意思。

宋雨溪悄然松了口氣,同時有些狐疑。

那個女人……難道沒和煜城說當年的事?

第4章 比幾年前有趣多了

童渺渺回到樓上房間。

小寶立刻小跑了過來,抱著大腿,仰頭詢問道:“媽咪,事情談得怎麼樣了?”

“很順利。”

童渺渺低頭揉了揉小寶烏黑柔軟的碎發,笑道:“你剛才在做什麼?”

“我在畫畫。”

小寶如實回答,隨即拉著童渺渺在沙發坐下,“媽咪,你在這等我,我去拿給你看。”

他松開童渺渺的手,蹬蹬地朝書桌跑去。

“媽咪,你看我畫得好不好看?這是你,這是我。”

小寶獻寶似的把畫本展開,指著上面畫的圖案期待地看著童渺渺。

童渺渺看著畫本上的圖案,強忍著想笑的沖動。

這完全是抽象派的畫法。

反正她是一點都沒看出上面的圖案像她自己和兒子。

不過她還是昧著良心誇贊道:“小寶畫得真棒。”

“我也覺得我畫得很好。”

小寶喜滋滋地收起畫本。

童渺渺笑了笑,看了眼時間,溫聲道:“不早了,差不多要去洗澡睡覺了。”

“好,我去拿換洗的衣服,媽咪先去浴室等我。”

小寶點頭,邁著小短腿去拿衣服。

童渺渺轉身進了浴室,給小寶放洗澡水。

看著不斷上漲的水位,她的思緒漸漸飄遠,神情有些呆愣。

其實她內心還是有點無法平複。

她以為自己可以冷靜,做到無動於衷。

可她還是高估了自己。

那個男人,一如既往,總是能夠隨意打破自己的心境。

她想到最後來的宋雨溪,嘴裏泛起了苦澀。

那個男人應該和宋雨溪結婚了吧。

算算時間,他們的孩子也應該和小寶一樣大。

想到這裏,童渺渺攥起了拳頭,暗暗發誓。

她絕不能讓那個人知道小寶的存在。

否則以那個人的性格,一定會把小寶從她身邊搶走。

小寶抱著衣服走進來,就看到自家媽咪站在一旁發呆,浴缸裏的水都快滿得溢出來了。

他趕忙提醒道:“媽咪,水滿了。”

“啊,哦。”

童渺渺這才回過神,手忙腳亂的關掉閥門。

……

慕煜城從餐廳出來時,面色依舊冷靜。

宋雨溪摸不清他的喜怒,只能硬著頭皮跟上來。

樓下,陸銘已經把車停在了門口。

他瞧見慕煜城出來,立即下車繞到後車廂,恭敬地打開車門。

慕煜城正准備上車,眼角餘光掃到身後的人影,轉身蹙眉道:“你還有事?”

語氣很是涼薄。

宋雨溪差點維持不住臉上的笑容。

她扯了扯嘴角,柔聲道:“剛才看你也沒怎麼用餐,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我沒空,你自己吃吧。”

慕煜城冷聲拒絕,之後轉身上車,示意陸銘開車離開。

宋雨溪站在原地,看著漸漸消失的車身,心裏一陣發慌。

明明之前慕煜城雖然不耐煩應付她,可礙於兩家的情分,只要不是過分的要求,慕煜城很少有拒絕的。

可是今天,童渺渺這個女人剛出現,慕煜城就拒絕了她。

這一刻,宋雨溪遷怒到童渺渺身上。

“該死的,童渺渺,你為什麼會回來!”

“明明已經被趕跑了,你還回來做什麼!”

她狠狠的磨著後牙槽,咬牙切齒。

這些年,她費盡心思,就是為了讓慕煜城多看自己一眼。

可這個男人對她從來不屑一顧。

眼下,兩家已經開始有聯姻的意向,童渺渺卻回來了!

想到這裏,宋雨溪眼裏迸射出狠絕的光芒!

她絕對不允許童渺渺這個女人來破壞自己的幸福!

她臉色陰沉的能滴墨,從手提包裏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給我調查一個人!”

……

寬敞的馬路上,一輛線條完美的黑色邁巴赫平穩地行駛著。

陸銘透過後視鏡,恭敬詢問道:“總裁,您准備去哪裏?”

慕煜城薄唇輕啟,正准備回應,眼前忽然閃過童渺渺那張冷豔的面容。

“去碧海藍天。”

陸銘愣了下,有點詫異。

這五年,總裁很少回那邊,怎麼突然想去那邊了?

他雖然感到奇怪,但也沒有多問,頷首改變路線。

車廂陷入一陣沉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陸銘的聲音再度響起,“總裁,碧海藍天到了。”

這話一出,原本靠在椅背休息的男人‘唰’地一下睜開了雙眼,眼中冷光乍現,眼神清明無比。

他側頭看了眼窗外的別墅,面無表情的下車,“明天早上八點來接我。”

話落,人已經進了大門。

啪嗒一聲,原本漆黑無比的客廳一下亮如白晝。

裝潢奢華精致的客廳裏,擺設一如五年前,看著格外冷清。

慕煜城站在玄關處,腦海裏莫名閃過好幾年前的畫面。

耳邊仿佛還回蕩著女人嬌軟溫柔的聲音,“你來了。”

他甩了甩頭,好似要把腦海裏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面甩出去。

隨後,他薄唇微抿,換上拖鞋,朝樓上走去。

卻不知怎麼的,鬼使神差走到童渺渺曾經住過的房間。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他神情有點恍惚。

他對地方,算得上陌生。

唯一來的幾次,還是來看望童渺渺那女人。

那時候,因為家中長輩的原因,他把童渺渺安排在這裏居住。

他記得,他最後一次來這裏,是得知那女人失蹤,過來看了一趟。

他打量著房間,房間還保持著五年前的模樣,只是少了那個女人的東西。

燈光下,男人的神色隱晦。

原本他以為時間到了,他會跟那女人結婚,沒先到那女人卻先跑了。

想來應該是受不了吧,所以搬走了。

不過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女人竟會在五年後回來。

還是以這樣的形式與他見面。

他想到餐廳裏言辭犀利,行事雷厲風行,渾身上下都透著自信的女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對比五年前那個軟弱沒有主見的女人。

晚上那渾身都透著強勢的女人可真讓人感到意外。

而且,這女人一回來,就給他出了這麼大的刁難。

也不知道這五年發生了什麼,讓女人變化這麼大。

慕煜城輕笑一聲,“童渺渺,你倒是比幾年前有趣了。”

他最後看了眼房間,轉身離開。

第5章 為什麼要和他作對

那晚過後,童渺渺又在酒店住了兩天。

這期間,她一直沒有接到慕煜城那邊打來的電話。

她也不在意,趁著這時間,給小寶找了家貴族幼兒園。

師資在北城數一數二,校園設備也很先進。

兩天後,中介公司打來電話,說找到符合她要求的房子。

房子是三房一廳的公寓,位於市中心,靠近商業區,距離史蒂芬公司,也很近。

童渺渺帶著小寶去看了眼,很滿意。

小寶也很喜歡這裏。

當下就定了下來,母子倆直接拎包入住。

“媽咪,我幫你收拾。”

小寶伸著小短手主動幫童渺渺收拾行李。

童渺渺看著他嬌小的身影在房間跑來跑去,內心一片柔軟。

她抬頭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陽光,露出一抹淺笑。

未來,他們母子二人將會在這度過很長一段時間。

……

回國第四天,童渺渺送小寶去了幼兒園,就去公司報道。

公司位於商業金街天字二號樓寫字樓。

她昂首挺胸地走進公司。

出色的外表,以及渾身散發出來的職業女性乾練和知性優雅的氣質,立即引起他人注意。

四周響起竊竊私語。

“這女人是誰啊?”

“不知道,難道是新招聘進來的職員?”

“可沒聽說過公司有招新人啊。”

“這該不會是總公司派過來的總經理吧?”

有人猜到了真相,很多人都不相信。

“怎麼可能有這麼年輕的總經理啊!”

“是啊,她才多大。”

“難道是潛規則上位?”

“別說,這個可能性很大,前段時間圈子裏不是爆了一個這樣的新聞嗎?”

對於童渺渺這個新來的空降高管,許多人都報以不看好。

特別是她年輕的外表,讓不少人都覺得她這職位來的不正當。

一時間,公司私人群裏議論紛紛,不少人也交頭接耳談論。

童渺渺從電梯出來,也聽到一些風言風語。

她神色淡漠地掃了一眼談論的員工,並沒有理會。

倒是被她掃過的員工嚇了一跳。

一個個後怕的拍著胸膛,“天,感覺像看到上學時期的班主任了。”

這些童渺渺並不知道。

她直接去了副總辦公室敲門。

‘扣扣’

“進來。”

童渺渺推門進去。

辦公室裏,一個穿著黑色高定西裝的男人背脊筆挺的坐在辦公桌裏。

男人五官雋秀,戴著金絲邊眼睛,溫文爾雅,像個無害的書生。

可童渺渺知道,這只是男人的假象。

“邵總,好久不見。”

她走到辦公桌面前,目光掃了眼桌上的銘牌。

副總經理:邵明威。

邵明威淡笑的從老板椅上站起身,“童總,好久不見,坐。”

他指了指沙發,走了出來。

對於童渺渺,他雖然了解不多,但在總公司的時候,也接觸過幾次,知道對方的能力,總的來說,印象還不錯。

童渺渺點頭落座,隨即談論起了公事。

等到了早會時間,邵明威帶著童渺渺一起去了會議室。

寬敞明亮的會議室裏,坐滿了公司主管以上的高管。

他們瞧見跟在邵明威身邊的童渺渺,紛紛投去探究的目光。

早上的閑言碎語他們也聽了一些,不少人眼裏有著輕視。

童渺渺發現了,並沒有理會。

她跟著邵明威走到上方。

邵明威嘴角噙笑,介紹道:“這位是總公司調度過來的總經理,童渺渺,童總,大家歡迎。”

“童總好。”

接著是歡迎的掌聲。

雖然在坐的管理都不看好童渺渺,但能坐到他們如今的位置,每個人都是人精。

童渺渺面無表情的環視了一圈。

眼前這些人,雖然看似歡迎她,但眼裏的蔑視卻一分沒少。

她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安靜。

眾人也很給面子,會議室回了平靜。

“首先,謝謝大家歡迎,我初來乍到,將來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不過……”

童渺渺面色嚴肅,渾身散發著管理者該有的氣勢和魄力。

她話鋒一轉,嚴厲道:“我這人做事講究效率,來之前,我看過公司過去半年項目進度,進度讓人很不滿意,過於懶散,所以我希望接下去的半年,各部門不要再出現這樣的現象,交到手上的工作,我希望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否則一切將會按照公司規定處理。”

回國前,童渺渺就特意了解過公司目前的狀況。

雖說一來就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太好,但她這人就是這個風格。

做事拖遝,絕不等忍。

就這樣,早會在童渺渺雷厲風行中結束。

散會後,關於童渺渺行事嚴格的風聲也傳了出去。

不到一上午,整個公司都知道童渺渺要求嚴厲。

尤其是早會上被童渺渺點名說的幾個部門,有人還給她取了個綽號,叫巫婆。

對於這些,童渺渺有所耳聞,不過她並沒有放在心上。

畢竟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這次回國,除了勝任總經理職位,她還肩負一個巨大的任務,得將那項技術授權出去。

散會後,她讓邵明威整理了國內幾家目前有意爭奪這項技術授權的名單。

半天後,邵明威拿著准備好的資料來到總經理辦公室。

他敲門走了進去,“童總,這是所有有意向的公司。”

他把資料遞放到桌上。

“辛苦了。”

童渺渺停下手裏的工作,拿起資料開始翻看。

幾分鐘後,她皺著眉頭放下資料。

這些公司裏,除了慕氏集團,還有不少競爭力不錯的公司,但它們出的價格普遍都很低。

她抿唇沉思。

邵明威說著他的看法,“這裏面慕氏集團出價最高,我個人覺得授權給慕氏集團是最好的結果。”

“再看看吧。”

童渺渺眼眸閃爍了下,然後放下了資料。

邵明威皺起了眉頭,“這個授權不可能再有人高過慕氏集團。”

他以為童渺渺是想看看還有沒有人出高價。

童渺渺抬眸看了他一眼,嗓音淡然道:“這件事我有自己的考量,你不用管。”

“……”

邵明威有些無奈。

他看著已經繼續工作的童渺渺,到底沒再說什麼。

只是他想不明白這位,為什麼非要跟慕氏集團作對。

這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第6章 她結婚了

工作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童渺渺在公司忙了一天,直到傍晚手機鈴聲響起,提醒她去接小寶,才結束。

她開著公司給她配的的銀色奧迪去了幼兒園。

此時正是放學的高峰,街邊停滿了私家車。

“媽咪~”

小寶從校門出來,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裏顯眼的童渺渺,立即揚起了燦笑,邁著小短腿跑了過去。

“慢點跑,要是摔倒了怎麼辦?”

童渺渺彎下身子,整理著小寶因為奔跑變得散亂的短發,一臉溫柔。

“我才不會摔倒。”

小寶奶小嘴微嘟,配著他精致的五官,簡直要把童渺渺給萌壞了。

“嗯,咱們小寶不會摔倒。”

她嘴角掛著淺笑,牽著小寶往停車的地方走去。

幾分鐘後,銀色的奧迪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

童渺渺抽空看了眼副駕駛上的小寶,溫聲詢問道:“今天在學校感覺怎麼樣?”

小寶歪頭看著童渺渺,眨了眨眼睛,頑皮道:“媽咪,你是想聽實話呢,還是假話呢?”

“又調皮了,媽咪當然是想聽實話啦。”

“好吧,實話就是那些小朋友好幼稚。”

小寶聳了聳肩,一副嫌棄的口吻,說道:“不過,那些小女生還是蠻可愛的。”

“為什麼這麼說?”

童渺渺好奇。

小寶雙手托著下巴,“她們給我送了很多零食和巧克力,原本我是不想收的,可是放學的時候,我發現書包被塞滿了。”

話說完,他側頭看著童渺渺,笑道:“媽咪,你兒子我魅力大吧。”

“嗯,很有魅力!”

童渺渺用力點頭,然後笑著揶揄道:“咱們家小寶這麼有魅力,以後媽咪要是工作累了,不想賺錢,就把小寶推出去,這樣什麼都不用做,還能收回來一堆食物。”

“那多沒出息,還不如我賺錢養你。”

小寶表示嫌棄。

童渺渺見狀,嘴角的弧度越發上揚,“行,我就等著咱們小寶賺錢養我。”

“媽咪等著吧,我一定給你賺很多很多的錢。”

車廂裏響起小寶奶聲奶氣卻格外堅定的聲音,很是溫馨。

母子倆笑鬧了一會兒,車子開到了公寓附近的商場。

童渺渺打算買些菜和生活用品回去。

進了超市,小寶乖巧地跟在媽咪身邊。

童渺渺帶著小寶來到生鮮區。

小寶墊著腳尖瞧見肉攤上的排骨,眼饞道:“媽咪,晚上我們吃排骨吧,我好久沒吃媽咪做的糖醋小排了。”

童渺渺看著他一臉饞貓的模樣,自然是同意。

兩人買完排骨,又買了一些蔬菜,才打道回府。

回到公寓,童渺渺把生活用品規整了下,就提著菜去了廚房。

小寶則拿著作業本,在客廳寫作業。

等他寫完作業,也正好吃晚餐。

三菜一湯,量不是很多,卻足夠他們母子吃了。

白炙的燈光下,一大一小面對面坐在餐桌上吃飯。

雖然只有他們母子兩人,可氣氛卻無比溫馨。

“媽咪,你吃排骨。”

小寶懂事的給童渺渺夾了一塊排骨。

“小寶也吃。”

童渺渺也回夾了一塊排骨,然後笑眯眯地看著小寶吃下。

只見小寶扒了一口飯,雙頰鼓鼓地嚼著,好似藏了食物的倉鼠,很是可愛。

吃完飯,童渺渺陪小寶玩了一會兒,便幫小寶洗漱。

洗完澡,因為還有工作沒做完,童渺渺便讓小寶玩自己的手機,而她則去處理公司文件。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寶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是慕煜城打來的電話。

“喂。”

小寶接起電話。

“……”

電話裏沒有聲音。

小寶疑惑的看了眼手機,還在通話中,不由嘟囔道:“沒掛呀,怎麼沒人說話?喂,你在嗎?”

幾秒過後,電話裏終於響起慕煜城遲疑的聲音,“這是童渺渺的手機嗎?”

小寶乖巧的應答,“是呀,你找我媽咪有事嗎?”

“你媽咪,她結婚了?”

嗓音有些詫異。

不過很快慕煜城的聲音就平靜了下來。

畢竟過去了那麼多年。

童渺渺結婚也是正常。

“小家夥,讓你媽咪接電話。”

“那你等下。”

小寶拿著手機跳下沙發,邁著小短腿跑進臥室,奶聲奶氣喊道:“媽咪,有人找你。”

童渺渺從文件中抬起頭,下意識詢問道:“誰找我?”

“不知道,是個男的。”

小寶說著,伸著小手把手機遞過去。

童渺渺接過手機,放在耳邊,“你好,我是童渺渺。”

“是我。”

電話裏響起慕煜城猶如大提琴醇厚磁性的聲音。

童渺渺嚇得手機沒納紋,直接掉在地上,關機了。

她面色劇變,難以置信的看向小寶。

她沒想到慕煜城和小寶會在這種情況下對話。

“媽咪,你怎麼了?”

小寶察覺到自家媽咪臉色不對,眨巴著大眼睛,關切詢問。

童渺渺看著他,一言難盡。

她努力平複內心的波動,隨即抬手揉了揉小寶額頭,淡笑道:“媽咪沒事。”

小寶信以為真,乖巧的幫媽咪把手機撿了起來。

他好奇詢問道:“媽咪,剛才那個男的是誰啊?”

童渺渺心髒咯噔了下。

她看了眼小寶,故作平靜地接過手機,溫聲道:“那是客戶,你出去玩吧,媽咪要繼續工作了。”

“好。”

小寶乖巧地點頭離開。

房間恢複了之前安靜,可童渺渺的心卻很不平靜。

許久,她才平複好心情,重新給慕煜城打去電話,“你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約個時間重新談談授權的事。”

慕煜城的意思簡潔明了,至於其餘的,卻是一點都沒多問。

童渺渺松了一口氣。

還好……這個男人沒發覺什麼。

她收斂好情緒,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不管慕總有什麼想說的,我依舊堅持在原有的基礎下,必須增加五千萬。”

因為童渺渺的堅持,這通電話很快就結束了。

放下手機後,童渺渺想到電話裏慕煜城冷淡的態度,覺得自己可能是想太多了。

就算這男人聽到小寶的聲音,他也不知道這是他的孩子。

而且只要不讓他和小寶見面,有牽扯,他就永遠不會知道小寶的存在。

甚至對方可能會認為她已經結婚了。

畢竟過去了這麼多年。

她努力說服自己,可是卻再也無法安靜下來工作。

第7章 你在威脅我?

房間外,小寶撐著下巴坐在沙發上。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剛才電話裏的聲音似乎有點耳熟。

可在哪兒聽過呢?

他嘟著小嘴,一時間竟有些想不起來。

……

隔天一早,童渺渺送了小寶去幼兒園,就趕去公司。

九點半,助理敲門進來,“總經理,慕氏集團慕總來了。”

童渺渺並不感到意外,冷聲吩咐道:“請他進來。”

幾分鐘後,由邵明威領著慕煜城進入辦公室,“童總,慕總來了。”

童渺渺下意識抬頭,一股威壓鋪面而來。

男人穿著純手工黑色高定西裝,白色襯衫紐扣,一絲不苟地系到頂端。

他五官精致,完美的如同上帝精心雕琢而成

一身久居上位的氣場,如同帝王般,令人望而生畏。

好幾秒,童渺渺才反應過來。

“慕總。”

她掩飾掉內心的異樣,抬頭挺背地從辦公桌裏走出來。

慕煜城看著眼前自信明媚的女人,栗色的瞳仁深了幾分。

他身後的陸銘一臉錯愕的盯著童渺渺。

這,這不是總裁五年前跑路的前未婚妻嗎?

童渺渺有注意到陸銘詫異的眼神,不過她沒有理會。

落座後,她很快和慕煜城切入主題。

“五千萬的追加價格是不可能,不過……”

慕煜城話鋒一轉,嗓音略顯清冷,說道:“我可以再追加三千萬的價格。”

這話一出,邵明威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原本他對童渺渺追加價錢的事壓根沒抱希望,可現在慕煜城卻主動提出加價。

雖然價錢不是童渺渺語氣的,可這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這三千萬加上原有的基礎價錢,他們可是賺大發了。

“童總,慕總這……”

他壓抑著激動的內心,想提醒童渺渺見好就收。

可童渺渺並沒有給他說完話的機會。

她皺眉打斷道:“三千萬?慕總未免也太沒誠意了。”

慕煜城臉色一下冷了幾分。

陸銘也有幾分驚訝。

他沒想到,竟然會有人拒絕他家總裁的條件。

邵明威更是急了起來。

他真怕童渺渺這麼作下去,會把好好的一筆生意給毀了。

他給童渺渺遞眼色。

可童渺渺看都沒看一眼,自顧自道:“慕總應該很清楚,這項技術在國內還有不少家公司,爭著搶著想要我們的授權。”

聽出童渺渺話裏的意思,慕煜城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三千萬是我最終底線。”

他聲音清寒,“雖說貴公司這項技術,慕氏集團目前確實比較迫切需要,但是並非非你們不可。”

童渺渺臉色猛地變得沉了下來。

厲謹川繼續道:“而且……在這國內,還沒有哪家公司敢和慕氏競爭,你若是再這樣堅持,恐怕這項技術得爛在你手裏了。”

他頓了下,薄唇微勾,似笑道:“這代價,童總損失得起嗎?”

童渺渺對上他涼薄地雙眼,一顆心跌入穀底。

此時此刻,她終於體會到了這個男人的厲害之處。

她以前從來沒有正面和慕煜城剛過。

對這男人的了解,更多是聽聞傳言。

傳言,這個男人在商場上,手段果決,冷厲,薄情寡絕。

以前聽著沒感覺,現在對上,確實壓迫感十足。

她看著面前冷峻的男人,不想在這男人面前弱了氣勢。

“所以,慕總這是在威脅我?”

她眉頭輕挑,質問道。

慕煜城淡淡瞥了她一眼,“你可以這麼認為。”

童渺渺面色一下變得難看起來。

她冷著一雙眼和慕煜城對視。

慕煜城淡漠地回視著。

半空中,兩人眼神仿佛都要激射出火花了。

氣氛一下變的緊張起來,火藥味十足。

陸銘感受到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佩服地朝童渺渺看了一眼,

這女厲害了,和幾年前完全不一樣。

邵明威看著兩人針鋒相對,幾乎要嚇尿了。

這可是慕氏集團的總裁啊!

童渺渺這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和慕煜城對峙!

他有心想插話,緩和氣氛,可兩人周身釋放出來的淩厲氣勢,讓他到嘴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他哭喪著臉,只能在心裏默默祈禱童渺渺不要搞砸了這次的洽談。

不然技術真砸在手裏,總公司那邊可沒辦法交代。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祈禱起了作用,原本無聲對持的兩人終於有了動靜。

童渺渺雖然不想在慕煜城面前表現弱勢,但現實情況不得不讓她退步。

就像慕煜城所說,在國內,沒人敢跟慕氏集團競爭。

而且要是技術砸在手裏,公司的損失她可賠不起。

最終,她敗下陣來,起身道:“邵明威,送客,明日讓人將合同送去慕氏集團簽了。”

邵明威愣了下。

反應過來,他連忙應下,生怕童渺渺下一秒反悔了,“慕總,您看明日什麼時候過去方便?”

慕煜城眼尾淡淡掃了眼已經回到辦公桌裏的女人,態度很是冷淡道:“隨便。”

話說完,他直接轉身離開。

陸銘立即跟了出去。

邵明威見狀,連忙快步跟上,把人送下樓。

辦公室一下變得安靜起來。

童渺渺看著慕煜城消失的方向,雙肩一塌,靠在老板椅背上,狠狠地吐出一口濁氣。

也就是在此刻,她才感覺自己後背似乎出了冷汗,一陣發涼。

“慕煜城。”

她低喃著男人的名字,隨即苦笑搖頭。

這男人……還是如同記憶那般,讓人感到可怕。

……

樓下,慕煜城從史蒂芬分公司出來,周身散發著一股低氣壓。

陸銘自然察覺到他家總裁情緒不對,似乎有點生氣。

但具體在氣什麼,他也不敢問,不敢說,只能乖乖閉嘴當司機。

車廂的氣氛很是壓抑。

陸銘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時不時觀察自家總裁的面色。

慕煜城自然是察覺到陸銘探究的目光。

不過他並沒有理會。

他側頭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街景,腦海裏回放著在辦公室裏的畫面。

那個女人真的變了很多。

以前,她可從來不敢那麼直視自己。

和他說話,也帶著幾分弱勢。

愣神之際,車子忽然停了下來。

第8章 你考慮考慮我媽咪

“怎麼了?”

慕煜城收回視線,蹙眉詢問。

“總裁,前面好像塞車了,我下去看看。”

話說著,陸銘在慕煜城同意下,開門下車。

幾分鐘後,他重新回到車上,神情有些後怕道:“總裁,前面出車禍了,情況挺嚴重的,這條路一時半會怕是走不了,得等段時間,才能走。”

慕煜城眉峰擰起,倒是沒說什麼,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九月的北城,雖然已經入秋,但中午的時候,氣溫還是很炎熱。

哪怕車子裏空調,但還是莫名讓人生出幾分煩悶。

“我下車走走。”

慕煜城睜開眼,丟下這句話就開門下車。

他走到路邊,感受著空氣裏帶著淡淡熱氣的微風,心中的煩悶倒是消減了一些。

耳邊傳來不少清脆稚嫩的笑聲。

他側頭看去,發現旁邊有一間幼兒園。

園門半開,裏面有很多小孩子在玩耍,一個穿著制服的保安站在保安亭裏看著。

慕煜城淡淡掃了一眼,就收回視線。

正當他打算那根煙出來,突然一顆球滾動到他腳邊。

他彎腰把球撿了起來,眼角餘光掃到一個小小的身影沖了過來,卻沒有跑出園門。

“叔叔,能幫忙把球給我嗎?”

奶音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

慕煜城拿著球站起身。

他轉身看去,眉頭微挑,意外發現門內的孩子竟然是那天在酒店看到的小男孩。

“咦,是帥叔叔。”

小寶也認出了慕煜城,黑白分明的大眼一下亮了起來。

他欣喜的對著慕煜城招手,“帥叔叔,你還記得小寶嗎?”

慕煜城看著小寶臉上的燦笑,臉上冷硬地表情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地軟了幾分。

他拿著球走了過去,嗓音不自覺軟了幾分,“記得。”

聽到帥叔叔還記得自己,小寶異常興奮,嘴角的弧度又延伸了不少。

他瞧著慕煜城身上的正裝,好奇詢問道:“對了,帥叔叔,你怎麼會在這裏?”

“剛好經過。”

慕煜城不予多言,轉移話題看了眼小寶身後的校園,“你在這上學?”

“是啊,我剛轉學過來呢,沒想到會再見到帥叔叔。”

小寶用力點頭,然後仰著小腦袋,莫名興奮地看著慕煜城,笑得一臉可愛。

看著小寶臉上的燦笑,慕煜城鬱卒的心情,莫名有點消散。

他把球遞還給小寶,唇角微勾,似笑道:“球拿好,別再踢來了。”

“知道了,謝謝帥叔叔。”

小寶抱著球道謝。

那乖萌的樣子,讓慕煜城忍不住伸出手揉了下他腦袋。

入手的柔軟,是慕煜城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心裏升起了一股異樣。

“帥叔叔?”

小寶歪著腦袋看著慕煜城,眼裏有著茫然。

慕煜城對上他黑黝黝的眼眸,整個人都僵凝住。

“沒事。”

他不自在的收回手放到嘴邊輕咳,仿佛這樣能掩飾他剛才詭異的行為。

小寶好似沒看到慕煜城的不自然,抿唇一笑。

“帥叔叔,你把手伸出來。”

“怎麼了?”

慕煜城雖然疑惑,但還是伸出了手。

小寶沒說話,一只手抱著球,一只手在褲兜掏了掏,然後放到慕煜城手心。

他松開手,一顆包裹著紫色糖衣的糖果映入慕煜城眼簾。

慕煜城揚眉,“這是什麼?”

小寶雙手抱球,笑道:“這是給帥叔叔的謝禮,我媽咪說了,受人幫助,就應該道謝。”

慕煜城低眸看著手心裏的糖果,莞爾一笑。

這孩子被他媽咪教得很有禮貌。

“謝謝,不過叔叔不吃糖果,小寶還是拿回去自己吃吧。”

他抬了抬手,示意小寶把糖果收回去。

小寶看了眼被退回來的糖果,扁嘴道:“帥叔叔為什麼不收?是不喜歡小寶,所以不喜歡小寶送的東西嗎?”

慕煜城看著他難過的表情,心裏竟有些舍不得。

“不是這樣的。”

他矢口否認。

“那帥叔叔是喜歡小寶的。”

小寶雙眼亮晶晶地望著慕煜城。

慕煜城在這樣的眼神下,根本說不出違心的話。

他點了點頭。

耳邊響起小寶歡喜的聲音,“我也很喜歡帥叔叔呢。”

小寶眨巴著大眼睛,好似想到了什麼,仰頭詢問道:“帥叔叔,你真的沒有女朋友嗎?你要不要考慮當我爸爸?我媽咪很好看,也很賢惠,而且你當我爸爸,還可以白得我這麼一個可愛聰慧的兒子。”

聽著小寶自賣自銷的話,慕煜城啼笑皆非。

“這就算了吧。”

這話一出,小寶眼裏的光芒頓時黯淡了幾分,神情很是失望。

不過他還想再爭取一下,“帥叔叔,你真的不再考慮考慮嗎?我媽咪真的很好看。”

他揚著小腦袋,期待的地看著慕煜城。

慕煜城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

這些年,他什麼樣的女人都見過,所以根本不為所動。

“好吧,我也不勉強帥叔叔了。”

小寶癟著嘴,情緒肉眼見的很低落。

慕煜城有些不忍,正想說點安慰的話。

陸銘走了過來。

他也認出了小寶,有些詫異。

不過他並沒有忘記自己過來的工作,恭敬道:“總裁,那邊路通了,我們差不多可以走了。”

慕煜城嗯了一聲,轉頭同小寶道別,“叔叔要走了,你回去吧。”

“帥叔叔,你等一下。”

小寶急忙叫住作勢要離開的慕煜城。

“怎麼了?”

慕煜城側頭。

小寶雙手抓著校門,急切道:“帥叔叔,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個聯系方式?”

“為什麼?”

小寶扳著手指,笑道:“帥叔叔,你看,我們都遇見兩次了,這說明我們很有緣不是?既然有緣,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嘛。”

他眨巴著靈動的大眼,烏黑的眸子裏布滿了狡黠。

慕煜城難得失笑。

他自然看出這小家夥是賊心不死,不過卻沒有拒絕。

這小孩子,他倒是挺喜歡的。

於是,他摸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淡淡道:“以後有什麼困難,可以找我。”

“謝謝帥叔叔。”

小寶喜滋滋地把名片收了起來。

陸銘卻在旁邊石化了!

因為他家總裁給的,可是私人聯系方式啊!

微信篇幅有限,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