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青:寫就時代的代表作


5月
19
2022

談起印青的歌曲,大家都朗朗上口——

一首《西部放歌》:“嘩啦啦的黃河水,日夜向東流,黃土地的兒女,跟著太陽走……”高亢清亮,激越豪邁。

一首《走進新時代》:“總想對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麼豪邁;總想對你傾訴,我對生活是多麼熱愛……”我們這個時代,被認可的頌歌已經很少了,但這首歌聽來總能喚起共鳴。

一首《天路》:“那是一條神奇的天路哎,把祖國的溫暖送到邊疆。從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長,各族兒女歡聚一堂……”好聽好記且風格濃鬱,意境遼遠,可以深深地打動人心,並被長久地記憶。

……

旋律美,情感真,情懷亦不俗,且上口好聽。很多唱過他的歌的歌唱家都認為他的歌寫得細膩、大氣,既有很高的專業水准,也富於人民性,既有與時代風貌高度契合的一面,也有與祖國前進的步伐諧調一致的恒久美感,堪稱這個時代的代表作。就如他為人帶來的感受:外表沉穩、和善,但心中又有千軍萬馬大氣象。

《走進新時代》:你所不知的兩個版本

印青說他下筆前往往想得比較多,但是一旦想好,落筆相當之快,大部分的功夫都用在之前的“想”上。“想”至少三五天、多則半個月一個月,而且音樂之外的東西想得多:用什麼樣的音樂表達更准確?這首歌會在社會上帶來什麼影響?達到什麼目的?誰來唱?給誰聽?

1997年8月,党的十五大即將召開,中央電視台打算錄制為會議營造氣氛的歌曲,就把《走進新時代》的歌詞傳給了當時還在前線歌舞團擔任副團長的印青。“我一看到歌詞,就熱血沸騰了,特別是歌詞裏的‘我們唱著東方紅,當家做主站起來,我們講著春天的故事,改革開放富起來’,這讓我想起在老百姓家看過的一副對聯——‘毛主席讓我們站起來,鄧小平讓我們富起來’,很直接,很真摯。”

8月27日接到的歌詞,8月底就要錄音,只有三天的時間,十分緊張。但是印青當時創作沖動很足,尤其是歌詞被他視為“非常經典”,於是他首先譜出一首非常波瀾壯闊的進行曲式的曲子。27日夜裏11點鐘,印青寫完這一稿,激動而又疲憊地靠在家裏客廳的沙發上想了一個多小時,慢慢覺得這首歌的感覺並不是最好,應該還有更恰當完美的呈現,“在那時,党中央也提出要把什麼樣的中國帶向新世紀。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有著很大變化,人與人更平等,已經不是仰望式的、居高臨下的姿態了。那一年,先是鄧小平去世,人們都很悲痛;又迎來香港回歸的歷史性時刻……那一年給人的感覺十分獨特,需要一種特別能夠表達民眾心聲的歌曲。”辛苦寫就的第一稿在印青看來缺少一種親切的力量,看著很有氣勢,聲量很大但氣場不對,印青認為不能用一種駕輕就熟的方式來做,必須逼著自己找到一種非常恰當的方式指向這首歌的創作。又是一個多小時苦苦的思考,終於產生了我們現在都很熟悉的第二稿“總想對你表白……”娓娓道來,像民間小調一樣親切,尤其在配器的過程中做了很多文章。這個版本一出來大家都眼前一亮,都很喜歡,很認可。

《天路》:“大歌小寫、小歌大寫”的典範

“《天路》最早是巴桑唱的,西藏軍區一個特別好的歌手,聲音清亮、聖潔,唱得確實好,在全軍會演中拿過金獎。”2001年總政“八一晚會”,部隊領導對印青和詞作者屈塬說:“給巴桑寫首歌吧。”寫什麼呢?一位領導拿著一張報紙,指著標題“青藏鐵路動工”說,就寫這個題材。“一開始完全找不到方向,天馬行空亂想了一通,最後決定從一個西藏小女孩的視角——‘盼望鐵路修到我家鄉’,作為切入口。歌寫完了,很快就在建設工地上流傳起來,在藏族聚居區百姓當中口口相傳。藏族聚居區唱的大多都是‘巴桑版’,現在青藏鐵路列車上放的也是她的版本。”讓印青印象深刻的是青藏鐵路上工作的技術員寫的一篇文章,說在高原上修建鐵路艱苦異常,凍土使得挖掘機都挖不動,他們勞動一天疲憊不堪,遠遠地聽到工棚裏傳出《天路》的歌聲,感到渾身又充滿了力量。這首歌成了整個青藏鐵路修建大軍的精神支柱,“有美麗可愛的姑娘等著我們把鐵路修過去”,就是這樣的力量。

《天路》的創作令印青對歌曲創作產生了更深層次的思考,而在國外,《天路》也幾乎是傳唱率最高的華語歌曲了。一次,印青去朝鮮訪問,金日成大學的翻譯說:“我們學校搞唱歌比賽,20個人中有10個人唱《天路》。”印青記憶尤深的是曾有一位西方大國的文化參贊對他說,聽了《天路》這首歌,突然發現“中國人的情懷是很美好的”。以前,在他們眼中,中國人是很世俗的,甚至認為中國的音樂有意迎合他們,帶有功利的色彩。而《天路》帶來的是純真,是一種愛。“我覺得,我們更需要的,是傳遞一種開放、坦蕩、樸實、美好的情懷,這才是大國的姿態。”印青說。而在印青看來,《天路》也是他認為的“大歌小寫,小歌大寫”的典範之作。

“中國夢”:寫給年輕人的歌

用什麼樣的歌曲傳遞中國聲音?一直是印青創作實踐過程中主動思考的問題。在20首“中國夢”主題新創作歌曲推廣中,有《共築中國夢》《中國之夢》《美麗中國夢》《夢想星光》4首印青作曲的歌曲,印青坦言在寫作中為避免重複也從不同的角度去找突破口。

“自從党的十八大閉幕之後提出‘中國夢’以來,出現了不少有關‘中國夢’的歌曲作品,可見這實在是深入人心的,藝術家們也紛紛思考並自發地抒發情懷。包括我寫的《中國之夢》《夢想星光》都是非常自發的,也沒有上面要求或者誰布置任務。這兩首作品是我和深圳的詞作家田地在碰面的時候談起的,談起‘中國夢’大家都越談越激動,我就想著寫兩首歌,一首是從國家的層面寫的《中國之夢》。這是一首合唱歌曲,帶有激勵性的,歌中反複唱到‘希望在前方’,就是表達出這樣一種召喚,一種期待,而整首歌比較完整地傳達出這樣的感情,尤其有兩句詞我作曲的時候很有感覺:‘不管天有多高有夢就能翱翔,無論路有多遠有夢就有力量’,讓每一個國民意識到我們能做什麼。”在印青看來,《中國之夢》的歌曲感覺跟《走向複興》類似,但又不能像《走向複興》那麼凝重,更明快一點,又不乏氣勢。

《夢想星光》是印青與田地合作完成的另一首“中國夢”歌曲,印青將它定位為“寫給年輕人”。從相對個人化的視角講出不少正在打拼過程中的年輕人心中的所思所想。“這其實就涉及到個人夢和國家夢的話題,年輕人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中必然要經歷的心路歷程。這種歌曲一定是比較勵志型的,‘我在路上,看見滿天星光,夢想成真的腳步怎能阻擋;我在路上,相信前途寬廣,明天的太陽一定會升起,在閃耀光芒。’年輕人如果遇到困難,就像在黑夜裏摸索,尤其是一些剛剛畢業的年輕人,面對未來很迷茫,找不到方向,但是星光指引他們穿過黑夜,接近希望的曙光。這種概念的傳達,還是讓我特別動心的,形象以及畫面感的傳達都很好,也區別了一般的‘中國夢’歌曲,使其有了一絲特質。同樣是寫‘小夢’,但我又不想把夢想傳達得那麼具體:‘80平米房子,有個溫柔的好老婆,畢業就有好工作……’。”在印青看來,“夢想”不是那麼容易被量化,年輕人也並不是最看重這些,“我堅信年輕人最希望的還是實現自己的價值,在自己熱愛的事業中得到一種滿足感,繼而激發他向更高目標邁進。其實也是最終將‘個人夢’與‘國家夢’聯系在一起,通過年輕人們的奮鬥推動國家的發展。‘風吹雨打,更加堅強,就像奔騰的黃河長江’,這是我們這個時代年輕人應該有的氣魄。”

免責聲明:本作品中的文字均為作者原創,圖片、視頻或音頻等來源於網絡,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本賬號和作者共同授權,其他任何機構或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侵犯作品的著作權,包括但不限於:擅自複制、鏈接、非法使用或轉載,或以任何方式建立作品鏡像。若獲取授權後,請合法使用,並標注來源且保留內容來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