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巍:不是在路上的每個人都能看得見風景


5月
19
2022

原 創 欄 目[ 每 周 歌 單 ]

很多時候,在別人的歌裏,聽到的只是自己心底潛伏已久的愛與夢想。十月的夜晚,有微微的涼風,閃閃的萬家燈火。我想超越這平凡的生活。我也熱愛這平凡的生活。在許巍突然竄紅的時候,我正處在好像完全沒有歌聲的十年。很久才知道,許巍原來比我還老。他的歌沒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年期。他以彷徨絕望開啟成名的音樂旅程,恰逢激越過後的九零年代。

我只有兩天,我從沒有把握

一天用來出生,一天用來死亡

我只有兩天,我從沒有把握

一天用來希望,一天用來絕望

據說這是一首被選入中國當代詩歌文選的作品。說實話,如果整首歌詞都作為詩歌,則顯冗長且主題不突出。只有兩天,強烈對比的兩天,“少年心事當拏雲,誰念幽寒坐嗚呃”!那時所有年輕人都處在“我有迷魂招不得”的狀態吧。而現在回頭再看,真正的絕望那時還沒遇到。

在生存面前那純潔的理想

原來是那麼脆弱不堪

你站在這繁華的街上

找不到你該去的方向

你站在這繁華的街上

感覺到從來沒有的慌張

年輕的許巍,孤獨彷徨之中始終有欲破繭而出的昂揚。被成為搖滾的代表之一。我並不知道樂壇如何區分派別。但卻覺得這和原來以為的搖滾有點兒不一樣。在熱血男兒蒙著紅布聲嘶力竭地呼喊一無所有時,也許是性別使然,我總感到自己很冷血地沒啥動靜。

還好,在許巍這裏,我能在喧嘶中聽到沉潛的暖意。

我想超越這平凡的生活

注定現在暫時漂泊

無法停止我內心的狂熱

對未來的執著

擁抱著你OH MY BABY

你看到我在流淚

是否愛我讓你傷悲

讓你心碎

男孩心中有愛,更有夢想和遠方。沒人能阻止那些要縱橫四海的放蕩的心。

雖然《執著》首先是由田震唱紅,田震唱得張揚激昂,振聾發聵,先入為主。但我第一次聽就明顯覺得以女性的口吻唱並不契合歌中描述的場景。後來聽到原創許巍唱,才覺得順過來。許巍唱的才是為了心中的理想毅然掉頭而去的男生。田版把執著和狂熱表現得淋漓盡致,許版則是內斂的掙紮和堅定,雷聲風動,千軍萬馬,皆在暗處。

是啊,我們都想超越平凡。也不清楚遠方是什麼,但曾經就是想拋棄現在,向著未知的遠方,如阿甘一樣在道路上奔跑,從春到冬,從南到北。

我是永遠向著遠方獨行的浪子

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

只有隨著旅程的慢慢鋪開,萬水千山走過,心境才會像曠野一樣廣闊、安詳。許巍也是這樣,《時光·漫步》以後,到走《在路上》,《愛如少年》,從激昂、黑暗、頹廢,漸漸澄明、晴朗、溫暖。

每一次難過的時候

就獨自看一看大海

總想起身邊走在路上的朋

有多少正在憂傷

只是,並不是每一個旅行的人都能看得見風景。佇立在群山之間,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聽得見春天的靜寂。旅途中的一山一水,一葉一花,都是心靈的寫照。穿過幽暗的歲月,少了嘶啞的喊叫,多了明朗舒緩的亮色。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遠

盛開著永不凋零

藍蓮花

《藍蓮花》曲調高遠飄揚,有一種平靜的堅定。創作初衷說是許巍寫給唐朝著名僧人玄奘法師,表達對玄奘法師的敬意的。上月正好去了西安。傍晚時分,斜陽把七層如蓮花寶座的大雁塔映照成金色,簷上青草隨風輕顫,在明朗得沒有一絲雲的藍天映襯下,真是空靈而又高遠。

所有旁人的說教都沒有用,只有時光才能教會我們真正的堅毅。

沒走過一樣的道路,沒經過歲月的洗禮,也就沒有共同的話題。

也許是出發太久

我竟然迷失在旅途

我最親愛的朋友

你讓我再一次醒來

聽你說的故事 深深打動我

許巍的歌漸漸舒緩,吉它的節奏也開始輕揚,刻意拉長的唱吟,和著悠長的旋律。我只看見秋日的落葉在風中輕輕地回轉,無悲無喜,只有舞姿曼妙。還有,還有那《空穀幽蘭》,“一念淨心花開遍世界。”

我開始靜心傾聽

風吹動樹葉的聲音

看每一次日出日落

聽鳥兒的歌唱……

在這短暫的一生裏

我甚至來不及愛你把最美的獻給你

現在的我還偏愛這一首。自然而又從容的熱愛,溫柔又深情。不動聲色的白描中,是千回百轉的情懷,在陽光和空氣中如風流動,吹過來,吹過去。如果說《兩天》是最深的絕望,那這是什麼:這短暫的一生,我甚至來不及愛你,來不及把最美的獻給你。

集詞曲一身的原創歌者,在表達人文情懷上總是要略勝一籌,雖然同一專輯也難免陷於風格單一。許巍沒有沒被現實的生活折磨的焦頭爛額,而是越來越簡單,純真。這在《愛如少年》表露無遺。

時間已過去多少年 如今的你們 在哪裏

經歷著什麼樣的故事 什麼樣的幸福 傷痛

今天我依然能感到 那清風掠過的春天

掠過了城市 掠過村莊 掠過我們年少胸膛

我依然看到那些少年 站在九月新學期操場

仰望著天空清澈的眼神 向著無限的未來

愛如少年。真喜歡啊。雖然真正的少年曾經呵呵一下,說許巍太老了。

樓下的小學,是少年當年讀書的學校,剛剛把操場翻新了。深紅的跑道,翠綠的操場,色彩鮮豔得亮眼。還記得那時我們用望遠鏡從窗台上偷拍到那個不專心看老師做示範動作的少年。如今,那些穿著潔白的襯衫在操場上靦腆地側過臉的少年,那些眼神清澈笑容燦爛的少年都長大了。

我們常常因為少年回想起起我們的純淨和晴朗。雖然在我們的年代沒有照片記錄下來,但毫無疑問,一定也是美好得令人欲淚。

惟有終南山色在,晴朗依舊滿長安。

許巍來自西安,這句詩也正好給他。

免責聲明:本作品中的文字均為作者原創,圖片、視頻或音頻等來源於網絡,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本賬號和做著共同授權,其他任何機構或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侵犯作品的著作權,包括但不限於:擅自複制、鏈接、非法使用或轉載,或以任何方式建立作品鏡像。若獲取授權後,請合法使用,並標注來源且保留內容來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