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聊一下古典音樂大師間的“曖昧”


6月
15
2022

教師節就別想著看八卦了···

一年一度的教師節來臨了。我們中華民族有著兩千多年尊師重教的傳統,在古典音樂界也有著這樣一群為了音樂教育事業奉獻的人,他們是優秀音樂家的同時也是那些偉大藝術家們成長道路上重要的領路人,正所謂名師出高徒,我們今天來說說那些古典音樂家的師徒情誼。

海頓 & 貝多芬

有一次,海頓給貝多芬布置了一道作曲題,把自己譜寫的小步舞曲讓貝多芬譜寫成一首諧謔曲。而貝多芬卻在向一種不同風格的音樂做大膽的嘗試,用海頓“舊的語言”寫他自己“新的格言”。海頓看完作業後,極為氣惱,並勸貝多芬沿用古老的音樂形式,不要輕舉妄動,“跳到深水中去”。但貝多芬還是“跳下去”了。

貝多芬的《第二交響曲》樂風不再守舊,與海頓的勸告相差甚遠,這幾乎把海頓氣昏了過去。他責問貝多芬:“為什麼不寫上‘海頓的弟子貝多芬作’?”海頓怒氣沖天,立即辭掉了這個“不忠實”的弟子。

貝多芬在革新道路上越走越快,膽量也越來越大。他不僅改革了當時盛行的“無標題音樂”,並把“標題音樂”的新形式實踐在自己的交響音樂中。他堅定地說:“一匹奔騰的駿馬絕不會讓蚊子叮了幾口就裹足不前。”

莫紮特 & 胡梅爾

在很多關於西方音樂欣賞的資料裏,你都很難發現約翰·尼波默克·胡梅爾的名字。就算是《牛津簡明音樂詞典》裏,也只有十幾行的文字介紹,並沒有他作品目錄的詳細介紹。

與大多數天才童年經歷相似,胡梅爾從小就出身在音樂世家,由於父親本身是一名小提琴手和指揮,自幼在音樂的氛圍下成長。受到了同為年幼成名的莫紮特的青睞,收為入室弟子。

有了莫紮特老師的這層光環,胡梅爾的父親帶著他去巡演“賣藝”。在倫敦的時候曾有幸在海頓面前演奏過《A大調奏鳴曲》。

貝多芬 & 車爾尼

1801年,年僅10歲的車爾尼去見貝多芬,貝多芬被車爾尼精彩的演奏所打動,接受了這位學生。車爾尼師從貝多芬學鋼琴並受胡梅爾和克萊門蒂的影響,鑽研他們的教學法。貝多芬曾在1801年 - 1803年的三年間免費教他彈奏鋼琴。

車爾尼於1812年首演了貝多芬的鋼琴協奏曲“皇帝”,他對貝多芬的作品積極宣傳,並在他的作品500號《鋼琴理論及演奏大全》第四冊的第二、三章中論述如何正確演奏貝多芬的作品,他也能夠背奏貝多芬的全部鋼琴作品。

車爾尼& 李斯特

李斯特九歲時,有幸拜會了車爾尼。據車爾尼自傳中寫到:“李斯特當時的演奏很不規範,粗糙而混亂,他的即興演奏不具備紮實的和聲基礎,完全憑靈感。然而,在他的演奏中卻蘊藏著一種天生的才氣。”正是這種難能可貴的氣質,使車爾尼認為此人是位可塑之材。

車爾尼的精心教授與李斯特的刻苦努力和聰明才智,通過幾個月的練習,當李斯特彈奏克萊門蒂、胡梅爾、貝多芬、巴赫的作品時,車爾尼無需去重視他的演奏技巧,而著重於讓他了解各個作曲家的寫作風格,車爾尼不斷給他瀏覽新作品,使李斯特有了一種令人震驚的視譜能力。

一年後,李斯特舉行公演,轟動了整個維也納。然而,車爾尼並沒有把李斯特局限在刻板機械的技巧練習中,而是充分讓他施展自己的才能,使他成為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鋼琴大師。

舒曼& 勃拉姆斯

西方古典音樂在十九世紀最著名、最奇特和淒美的三角關系,無疑來自舒曼、他的妻子克拉拉、以及勃拉姆斯。可以說,勃拉姆斯和舒曼夫婦之間的感情糾纏,既改變了他的生活,也造就了他的音樂。

彼時,集作曲家、音樂評論家、鋼琴家於一身的羅伯特·舒曼,在德國甚至整個歐洲早已是盡人皆知的人物。當勃拉姆斯坐在鋼琴前,取出他最早創作的一首《C大調鋼琴奏鳴曲》的草稿、輕靈的十指一路掠過黑白相間的琴鍵時,一向沉穩含蓄的舒曼忍不住高呼:“天才啊,年輕人,天才!”。

當即,舒曼興奮地提起筆,在自己創辦的《新音樂雜志》上,寫下了一篇改變了勃拉姆斯一生命運的著名評論《新的道路》,由此,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開始在音樂嶄露頭角。而年僅20歲的勃拉姆斯在舒曼的家中遇到舒曼的妻子、比他大14歲的鋼琴家克拉拉時,他便知道,自己將從此陷入一場無望的愛情裏。

1854年2月,在勃拉姆斯造訪半年後的一天,患有遺傳性精神疾病的舒曼再次出現了精神虛脫的症狀,後來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在克拉拉痛苦的下半生裏,在師生情誼之外,勃拉姆斯依然暗戀並照顧了師母克拉拉一輩子。

Nadia Boulanger& 巴倫博伊姆

Juliette Nadia Boulanger是法國作曲家、指揮和教師。她因教授過二十世紀許多著名音樂家而聞名。她偶爾還作為鋼琴家和管風琴家進行演奏。

雖然出身音樂世家,畢業於巴黎音樂學院。但她覺得自己並沒有成為作曲家的特殊才能,所以她放棄作曲成為了一名教師。教育方面,她影響了幾代青年作曲家。她的學生中,有成為作曲家、獨奏家、編曲家和指揮的人,其中就包括巴倫博伊姆。

巴倫博伊姆 & 郎朗

巴倫博伊姆是蜚聲國際的鋼琴家和指揮家。就巴倫博伊姆的知名度和對鋼琴的理解和技術,有很多年輕的學生向他學習鋼琴和指揮。郎朗就是他的學生之一。

英國BBC的大師課(Master Classes)節目曾拍攝過巴倫博伊姆在芝加哥任交響樂團首席指揮期間,給學生上大師課。

那個節目巴倫博伊姆一共給包括郎朗在內的三個學生講解貝多芬奏鳴曲。郎朗、David Kadouch 和Jonathan Biss 。其他兩個學生David Kadouch 和 Jonathan Biss包括巴倫博伊姆本人都西裝革履,非常正式。當時郎朗穿著一件套頭衫來上課,上課的曲目是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同樣的大師課,巴倫博伊姆還給青年鋼琴家Saleem Abboud Ashkar、Alessio Bax、Shai Wosner上過。

卡拉揚 & 穆特

1976年,穆特與哥哥一起亮相瑞士琉森音樂節,獲得了時任音樂節藝術總監的卡拉揚的賞識。數日後,穆特再一次以《恰空》征服了卡拉揚。他盛贊穆特為“自青年梅紐因之後最傑出的小提琴天才”,並一路提攜她的演奏事業。

當卡拉揚去世之後,不少人預測穆特的音樂生涯將就此告終。 但是,穆特就是穆特。 她後來的表現更是不負大師所望,憑著自己的天分與後天非凡的音樂悟性,她的琴音不但飛得更高也飛得更遠,向世人證明她的翅膀非但堅實而且耐力超強,她盡管有好的際遇,卻更有脫俗的實力。 如今,穆特依然驕傲地站在舞台上,以燦爛亮麗的演出,讓全世界都能繼續聽到卡拉揚生前最贊許的琴音。

今天,教師節

讓我們向老師道一聲謝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