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經典背後功臣:永遠感恩彈出《加州旅館》和弦進行那一刻!


7月
25
2022

不管木吉他愛好者還是電吉他愛好者,即便是一個不玩音樂的路人,每個人都不會錯過一首歌曲——《Hotel California》,來自美國著名鄉村搖滾樂隊Eagles的偉大之作,發表於1977年,紙醉金迷的搖滾年代!

縱然,它那詭異、充滿著邪惡與莫名其妙的歌詞,曾引起過眾道德衛士的強烈不滿,甚至遭到了宗教團體的質疑。

但是在樂迷們的心中,音樂無罪:這首歌,從前奏、演唱,再到令人汗毛豎起的尾奏吉他solo,每一個音符、每一個小節都是不容錯過的經典瞬間,經久不衰!1994年的不插電版,更是將這首歌推向了頂峰,之後玩音樂的和不玩音樂的,通通都甘願被這七分多鐘的演繹給俘獲了,那一場演出也成為了不可複制、無法超越的經典瞬間!

而對於電吉他愛好者來說,無疑更癡迷於1977年電聲版的《加州旅館》,尤其那個妙到極致的尾奏雙吉他solo,彈一輩子仍有繼續往下的欲望!

值得一提的是,對於一首音樂作品,從珍貴的私人音樂庫,再到超市或理發店的破鑼音箱,它總會有令人厭煩和爛大街的那一天——這是常態,再經典的歌也很難以避免!

然而,像《Hotel California》這首歌卻很例外,即便它在理發店裏北被播放一輩子,人們都不會覺得它會爛大街——神奇的聽感魔力!

這首偉大的經典之作,其背後的功臣便是前吉他手Don Felder:一把Gibson 白色雙頭琴,一個時代的印記,沒有他,也許就沒有後來這偉大的一切!

現年已72歲的Don Felder,在1974年加入老鷹之前,只是一個巡演過程中的臨時團員;1974年正式加入老鷹之後,雖然在樂隊當中和聲、吉他solo 多有貢獻,但在站在台前的總是Leadon與Walsh;雖然也與其他成員合寫很多歌曲,但鋒芒卻又都被Frey和Henley 所掩蓋,所以他基本算是老鷹隊史上,最容易被忽略的那位,在2001年更是被Don Henley和Glenn Frey踢出了樂隊……

當回憶起創作《加州旅館》之初,這位偉大的吉他手寫道:

“如果我能回到過去,重溫我生命中的某個時刻,那應該就是我坐在馬裏布海灘(位於美國加州洛杉磯市的西南部)租來的房子裏的沙發上,彈著吉他,望著窗外,看著我一歲大的女兒和她兩歲大的哥哥在沙灘上玩沙子。”

“我俯視著美麗的太平洋,加利福尼亞的陽光照耀著海浪,就在那一刻,我的吉他靈感滾滾而來了,那便是《加州旅館》的和弦進行——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

“於是我在彈完一次那個和弦進行之後,我就想,我還得再彈一遍……最後我連續彈了四五遍,並錄下了一段——這就是那首歌的誕生伊始,那一刻可真是個驚喜,它從我身上流淌而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一刻!”

“後來每當我回想起那一刻,我都會說:感恩!”

Don Felder 寶刀未老,跟Sammy Hagar 合作演繹《加州旅館》

說起《加州旅館》當年進棚錄制的過程,Don Felder說道:

“當時其實我們錄了兩遍。一開始,我是用E小調錄制的吉他,因為這是打開吉他創作的一把好鑰匙,這也是我給Don Henley 演示的最初版本。然而當Don Henley 開始唱人聲的時候,他的高音聽起來就像Barry Gibb,於是我趕緊打住,‘等等,這樣不搭!’”

“然後我就拿著吉他走進錄音室,和他坐下來商量說,‘要不讓我們試試D小調?’結果,還是太高了,降到C小調,仍是高……降到A小調呢?又太低了,所以最後我們不得不嘗試用B小調來演奏——雖然這對於吉他的指法來說並不太友好,但它跟Don Henley 聲音很搭。最後,我們就用B小調錄下了整首歌。”

走出《加州旅館》,雖然當時在樂隊的“存在感”並不高,但彈起對於樂隊輝煌時期的貢獻,Don Felder 說道:

“實際上,對於我們所做的每一個項目,每一張專輯,我都有提交歌曲的動機,而就《加州旅館》這張專輯而言,我會說我當時起碼提交了15到16個動機。我有一個小的四軌磁帶錄音機,我一有靈感就會錄下來,有時我會在唱片裏唱一些曲子,有時我只會給他們配樂。”

“Don Henley 他是一位偉大的歌手、偉大的抒情詩人和偉大的詞曲作家,但他除了打鼓什麼都不會演奏,他不能拿起吉他寫和弦進行,不能坐到鋼琴旁,寫下音樂動機……”

眾所周知,當樂隊的事業達到頂峰,隨著1979年專輯《The Long Run》推出後,Don Henley與Glen Frey 便開始出現不合,一下子將樂隊拖入了名存實亡的困境,最終,1980年7月長堤體育場的那場演唱會,成為了老鷹散席前的最後一次聚合……

回想起樂隊的當年那段往事,Don Felder 寫道:

“我想,老鷹老成員們最快樂的時光,應該是我們在工作室裏制作“加州旅館”的時候:整張專輯,五個人,Don Henley、Glenn Frey、Joe Walsh、Randy Meisner和我自己……”

“那時候,我們擁有兩位業內最偉大的吉他手,你能找到唱片上最好的人聲和聲,最好的歌詞作者……那是個神奇的組合,我們工作得越多,感覺就越不可思議!可隨著我們走上成功的階梯,在世界範圍內取得驚人的成功和榮譽之後,我們的生活方式越多,重複這種生活方式的壓力就越大……最後,我們不得不停下所有的合作。”

“1981年,Don Henley和Glenn Frey 大吵了一架,他們無法呆在一起寫歌,然後Glenn 也和我扭打了一場……這一切都是因為各種派對、酒精和du品,當時太瘋狂了,我們都累壞了。在前吉他手Bernie Leadon離開樂隊之前,他建議說我們應該出去一個月,比如去夏威夷放松放松、恢複恢複,然後再重聚。然而Don 和Glenn 說,不!面對這些困難,我們得把它往峰頂推,不能退縮……對我來說,我認為那是我們犯過的最大錯誤!”

關於自己的吉他人生,Don Felder這樣總結道:

“我從10歲起就開始彈吉他了,16歲開始迷上搖滾樂,所以我在16歲的時候就已經掌握了一些技巧,我對那個時期的很多音樂家都充滿了欽佩。”

“當時家裏很窮。不過,在貧困中長大,也真正推動了我走過那些早期的歲月:住在佛羅裏達中北部的一條土路上,一手提著行李箱,一手拿著吉他搬到紐約後,在街上挨餓,然後搬到波士頓,每周拿50美元在工作室工作……”

“當時彈吉他,真的跟錢、成功、明星或女人毫無關系,那是純粹的愛和樂趣,以及演奏音樂之後獲得興奮感。即使到了今天,我也不需要通過表演來賺一分錢,我就是熱衷於演奏這件事,這也是當初它吸引著我的原因。”

“在成長的過程中,如果你一無所有,沒有錢,你就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這個時候,不妨放開胸懷,大膽去追求你心中最大的夢想吧!如今我仍然覺得沒有必要被大房子或豪華車子所包圍,我現在對自己所擁有的一點點成就感,感到非常滿足和高興,我的生活非常低調而知足!”

向帶給我們無數回憶和音樂財富的老藝術家,

致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