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漢武帝後期對匈奴為何連連失利?

9月
25
2020


分類:歷史
作者:何莉香


明清史研究
文/王凱迪
公元119年的漠北大戰之後,霍去病與衛青完成了史無前例的光輝戰績,匈奴自此遠遁漠北,人們一般認為自此之後漢匈戰爭應當告一段落,匈奴將再也不能對漢朝構成威脅。
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匈奴並未停止對漢邊的襲擾,同時還進一步加強了對河西走廊及西域地區的爭奪和控制。因此,為了打擊匈奴的擾邊和確保西域,漢武帝統治後期,漢軍曾經多次向漠北進軍,而這些進軍的結果,大多是難以啟齒的失利或無果。

圖/漠北之戰
01 冠軍將軍之後
元狩六年(公元前 117 年),年僅24 歲的驃騎將軍霍去病病故。漢武帝極為悲痛,下令將其葬在茂陵邊,並令隴西、北地等 5 郡的匈奴降卒身著黑甲,自長安至茂陵列陣護送。元鼎六年(公元前 111 年),為了反擊匈奴日益頻繁的侵擾,漢武帝令故太僕公孫賀率 15000 騎兵、從驃侯趙破奴將一萬餘騎兵,出塞尋殲匈奴軍,兩人長途奔襲至今天烏蘭巴託附近的浮苴井,無功而還。
02 接應的慘敗
太初二年(公元前 103 年)春,漢武帝命浞野侯趙破奴將 2 萬騎兵出朔方(陰山以南河套地區),接應在內亂中投誠降漢的匈奴左大都尉。趙破奴與左大都尉相約在浚稽山(杭愛山以南)匯合,漢軍將到浚稽山時,左大都尉準備起事卻失敗遭到單于反殺。
趙破奴見匈奴軍來攻,揮軍擊潰前來進攻的匈奴軍,捕俘數千人,撤至距漢境僅有數百里時,遭遇匈奴軍 8 萬騎的團團包圍。兩軍大戰,趙破奴乘夜出營尋找水源,卻被匈奴軍擒獲。匈奴隨即向漢軍發動猛攻。漢軍因為喪失將領而群龍無首,兩萬騎兵盡數命喪邊境之上,戰況十分慘烈。
03 李陵之殤
公元前100年,漢朝使者蘇武被匈奴使者扣留,漢武帝聽聞後於次年派遣軍隊再次進攻匈奴。天漢二年(公元前 99 年),漢武帝令貳師將軍李廣利將3 萬騎兵出酒泉,因杆將軍公孫敖率一部騎兵出西河,騎都尉李陵率 5 千步兵出居延,另派強弩都尉路博德接應公孫敖。
李廣利在天山獲勝後遭遇匈奴追擊,損失慘重,公孫敖無功而返。而僅僅有一支步兵的李陵部隊則最為慘烈,這支步兵「皆荊楚勇士奇材劍客也,力扼虎,射命中」,首戰浚稽山便擊潰三萬匈奴騎兵,殺敵數千。不料卻遭遇匈奴騎兵八萬的圍追堵截,最終在距離漢朝邊境百里之地彈盡糧。李陵無奈投降匈奴,其部下僅有四百餘人倖免。
圖/李陵進軍地圖
04 最後一戰
公元前90年,漢武帝在垂暮之年抱著誓滅匈奴的決心,最後一次出兵匈奴。他命令貳師將軍李廣利率兵 7 萬出五原;御史大夫商丘成將兵 3 萬出西河;重合侯莽通率 4 萬騎兵出酒泉,大舉進攻匈奴。三路大軍十四萬,可謂漢武帝後期出兵數量之盛,可見漢武帝剿滅匈奴的決心。
御史大夫商丘成在浚稽山與匈奴人大戰 9 日,漢軍且戰且退,殺傷匈奴軍甚眾,一直戰鬥至蒲奴水(今蒙古翕金河),匈奴軍方才退走。重合侯莽通的4 萬騎兵雖然無功而返,但配合其作戰的西域諸國卻勝利攻破車師國,打通了後來的高昌道路。
人數最多的李廣利率軍一路北掃,所向披靡,卻因為「巫蠱之禍」而迫切希望邀功以證明清白,於是令護軍率 2 萬騎兵渡過郅居水(蒙古北方的色楞格河)尋戰。漢軍 2 萬騎終於與匈奴左賢王部左大將所率 2 萬騎相遇,激戰 1 日,漢軍殺左大將,斬殺甚眾,得勝而回。
此戰應當是歷次漢軍北伐的北方極限,已經接近俄羅斯所屬的西伯利亞地區。正因為如此,李廣利軍已經成為深入漠北的孤軍,退至速邪烏燕然山(今蒙古杭愛山),被匈奴孤鹿姑單于親領 5萬騎兵攔截。大戰之中,匈奴人從背後挖壕溝襲擊,漢軍全軍覆沒,李廣利頭像被殺,漢武帝在位期間的最後一次北伐匈奴也以慘敗告終。

圖/李廣利兵敗
漢武帝後期的歷次對匈奴戰役中,漢軍損失慘重,累計陣亡數量超過十萬以上,幾乎超越了前期歷次作戰損兵的總和,乃是真正的慘澹收場。若論失敗的原因,更多的是漢武帝後期名將凋零,軍事指揮人才匱乏,而且內部政治鬥爭傾軋直接影響了前方軍隊的發揮,更為重要的是,此時的匈奴部落主力已經撤往漠北深處,漢軍遠途征戰戰線過長,孤軍深入後勤與援助供應不上,遭遇李陵、李廣利式的慘敗也是再所難免。
參考文獻:1.中國全史百卷本
2.史記

延伸閱讀

看了韓紅的狀態才知道什麼叫硬核!喜歡說唱支持民謠

還有很多令人厭惡的任性和潑婦形象趣味盎然

高更莫奈

小行星2017RH16不會撞上地球!

私房卻未能挽回昔日友情成為千古名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